都市

通讯员老锅不喜欢新村长(1)

通讯员老锅不喜欢新村长,不喜欢新村长的原因并不是新村长当选后难为过老锅或者给老锅穿过小鞋什么的,通讯员老锅不喜欢新村长的原因是新村长叫了一个让老锅不痛快不舒服的名字。新村长的名字叫侯有国,这三个字在几千中国汉字里是最普通的几个汉字,可你要叫到别出去叫去,你甭在老锅面前叫啊。老锅一听这三个字就火,火了脾气的他也不能乱发脾气。名字是父母起的,按说也怨不得人家当儿子的侯有国。可问题是侯有国没当村长前,没人叫他侯有国呀!侯有国有个外号叫砖头,以前村里人都砖头砖头地叫他,可现在他当村长了,村里人也都慢慢地不砖头砖头地叫了,而不习惯也得习惯地改口叫村长或侯有国了。侯有国,后有锅?这名字分明就是他老锅形象的一个写照嘛,他老锅背后有个罗锅呀。不喜欢归不喜欢,一个村委会的通讯员你不喜欢村长的名字,你也只能把不喜欢憋在心里而已,村长安排的事或大喇叭奔丧似地喊叫他老锅,老锅高兴不高兴也都得屁颠屁颠吭哧吭哧地满村满巷的跑腿,跑腿为新村长叫人,跑腿为新村长安排的工作东沟扯到西岭的通知这个通知那个。

跑腿归跑腿,通讯员老锅不会改口叫村长的名字,老锅还是象以前那样叫他砖头,或者偶尔也叫村长。

村长砖头正在嘀咕正在骂骂咧咧这熊老汉这死老汉一天天老不在村委会守班妈地在村委会守班的时间还没有我这个村长守班的时间长要你这通讯员做球哩的时候,通讯员老锅步子好像很急、但一点也不觉得气喘地就来了。老锅一进村委会的院子,就喊:

村长,怎么哩,有事?

砖头很不高兴。有事?肯定是有事!没有事我广播里三遍五遍的喊叫你是叫你看叫驴(公驴)牵驹哩(指公驴给母驴配种的意思)。

老锅便一脸的生气:砖头,你这熊娃怎么这么说话哩!我老汉大你几十岁,你爸他见我都得叫叔哩!再说,我又没有干什么私活,中午来了报纸,还有好多信件,我抽空到各小组给组长送了一圈报纸和信件,我又不知道你有急事,要知道你有急事,哪怕我一天不送报纸不送信也要守在村委会等你。老锅气得嘀咕着。其实村委会的通讯员又不是什么金筷子银碗,好听点叫个通讯员不好听说白了也就是个跑腿的,一天三块钱工资,一个月不到一百块钱,干不干都是扯球淡的事。再说,老锅干通讯员二十多年了,因为背上有个罗锅,五十岁时便在村委会当了跑跑腿的通讯员,他伺候了好多任书记村长,并且一直住在村委会,工作一向是尽职尽责,没有那任的书记村长敢这么跟他歪鼻子瞪眼说话的,唯有这个刚当了两年村长的砖头竟敢跟他这么难听地说话。

砖头,你要是觉得我老汉给你跑不了腿,你就把我换了。

砖头其实早想换老锅了。他一当上村长就想换,换个年轻的、精精干干的多好,走到哪里带到那里,小使小唤的又招人又排场多好。可他没有换,老锅在村子里户门很大,本家连本家、亲戚套亲戚的老锅在这两千口人的村子就占到了三分之一,换了老锅,也就是等于他下任再想连任村长时就失去了三分之一的选票,再还有老锅的亲孙子这几年在省城办厂做生意,大车小辆的,也挣了不少钱。

砖头看见老锅不太高兴,便笑了笑,递给老锅一根香烟。老锅说:我不抽你那玩意,我抽旱烟哩!

砖头便再次把烟递到老锅手上:叔,你抽一根吧,你侄没文化你还和我见怪哩。来,芙蓉王,一根顶你半斤旱烟叶哩!

老锅便不再推辞地接住,然后,掐了后面过滤嘴的把把,点上火,抽了。

叔,你甭嫌我胡喊叫,我这是有事哩!有急事哩!你缓口气马上通知咱们支部、村委全体干部还有各居民小组长晚上七点准时到村委会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内容很重要,今晚会议的重点是——哦,对了,不给你说重点了,你不要广播,挨家挨户地跑一圈,人人签字,七点钟的会,谁迟了罚谁买一条“紫云”大家抽。

老锅听着砖头说完,马上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转身的时候,砖头发现由于老锅上了岁数的缘故,背上的罗锅越发明显地显得高了。

国家干部六十岁都退休哩,七十岁了你这个熊老汉还不说主动提出你不干通讯员。砖头看见老锅出了村委会,长出了一口气,嘀咕着。

书记陈文礼压根儿就丝毫不知道今晚要开会,而且是这么紧急这么非常重要的会议。按说,召开支村委班子会议,一般常规最起码书记村长都先要在一起碰碰头,商量商量会议的内容,村委会主要安排的工作和当前主要抓地几件事,什么时间开始,什么时间完成,具体如何抓,由谁来主抓,由谁来配合,然后支部强调强调如何抓,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比如如何注意工作方法,不要太强行强制,不要引起村民不满地情绪,不要激化矛盾,不要造成上访告状,不要影响下到村上到乡、县、省中央的和谐,不要给上级领导和政府脸上抹黑等等等等的。可这个砖头从上任以来从没有开过会,或者说是很少开过会,乡里安排什么工作,砖头几乎很少和他沟通商量,就安排通讯员老锅吭哧吭哧地到一个又一个居民组长家里跑一圈,然后就把乡里安排的活干了。想起这些,书记陈文礼有时很生气,而且是简直很生气。可他觉得也没办法,他不是个争名夺利的人,不是个爱挑剔的人。他干了十年的村支部书记了,去年县上有了一个好政策,红头文件下发到各村,说是凡是在支村委连续任正职十二年以上,间隔任正职十四年以上;副职连续任职十四年和间隔累计十五年以上,经乡、县两级考察核实,在其本人退职或不在担任村干部后,由县乡两级财政每人每月发放正职三百副职二百六十元的村干部退职补助。再过两年,他就满十二年了,他退职后,他就可以享受这每月三百元的补助照顾。他不想在这两年中和砖头闹得不愉快。这十年来,他一直是乡里和县里的“模范支部书记”“优秀功臣书记”,有时,陈文礼也想和砖头好好坐坐,和砖头说说支部和村委两个机构如何协调,如何分配,如何支持的工作,可他和砖头坐了两三次,砖头态度很好。每次都是老书记老书记地叫着,老书记你要指点我,我没有干过村长,不摸活茬不懂门道,有什么问题你多给我敲打敲打。话虽然说得很顺溜入耳,可砖头还是改不了不好的习惯,遇事就是不和他商量不和他通气,不开支村委会议地由看自己的性子想咋干就咋干。他觉得没法,而且是实在没法。他有时觉得憋屈地都想和砖头痛痛快快地吵上一架,可再一想,还是觉得没必要和砖头这类村长吵闹。在村民眼中他陈文礼是个有素质有文化的人,是一个当了十年的好书记,和一个没上过两年学,刚当了两年村长的砖头闹别扭,老百姓会怎样看自己呀!陈文礼有时觉得自己这两年书记当得有点窝囊,有时气的想骂砖头狗改不了吃屎,可他没有骂出来。他觉得良心一点讲,砖头这两年还是干得不错,好多地方比他陈文礼强,比如上一任,陈文礼召开了支村委、各小组长会议,商量村里大街小巷的路面硬化和村中文化活动中心建设的事情,会议是开了,而且达成了一致,可老百姓多数不买账,要硬化巷道要盖文化活动中心,钱在哪儿呀!村集体没企业没矿产,靠那百十亩承包地都不够发村干部的工资不够乡里一年的书报杂志费呀!小组长一个个哭丧着脸回到村委会,说要想靠一户一户老百姓集资来硬化巷道和建文化活动中心,那是让寡妇要娃哩——太难了。好多老百姓都说,有那钱我还修盖我屋里哩!他觉得现在的村干部越来越不好当了,不像前多年,晚上提包点心什么的,想找你划块好宅基,给你送条烟拿瓶酒啦,想让你少收他一点农业税和特产费,现在这个税那个费的没有了,宅基也没人争着要了,巷中央一户一户都空了院子托儿带妻的到县城省城买了楼房,谁还求你村干部吃哩喝哩!尤其是现在不论你想干啥,就是想修盖谁家都有孩子上学的学校,只要你一说要各户集资修盖,于是好多人都会日你先人操你祖宗的骂,没本事没钱不会甭当干部,收钱干活谁不会当书记村长呀!要是有钱我三岁孙子也能当呀!相反,不管谁当干部,只要你不让老百姓掏自己腰包就好了,随便你当干部的想干啥,那怕是村里只有二百个娃娃念书你一下就盖了个能容纳五百个学生上课的教学楼,那怕你把剩余的钱盖了你的院子盖了你的祠堂或者给了你相好的后婆娘,也不会有太多的人骂。熊管!咱又没掏钱!那次会议之后,陈文礼觉得很头疼很上火,于是他背着包带着几个村干部省城县城地住小旅馆吃大碗面地跑了一圈,村里在外当官的,有亲戚朋友掌权的,该找的都找了,最后还是两手空空地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有人给他说,现在在外跑项目跑钱根本不是咱们这种跑法,咱要给人家送哩!人家答应了咱们还得给人家好处费哩!他说,哪能这样呀!可就是这样呀,真的,好多村都这样,不这样办不成事呀!你想,陈书记,咱们算算账,咱们村到上面要十多万,就是咱们花上七八万,那咱们也不亏本,咱们还赚七八万哩!那能这样,那能这样呀!他说。国家的钱拨下来上面能不检查落实?亏了的钱咱们的财务手续咋走账?查出问题咋办?不少人说他陈文礼脑子不开窍。后来还是他硬着头皮,背了一大包他十年来的荣誉证和奖状,找到了县上的书记县长,最后还是县长给了他的面子,大笔一挥,给村里拨了三万元,才盖了座文化体育活动中心。

通讯员老锅通知他今晚七点开紧急会议的时候,书记陈文礼很纳闷,很吃惊,很生气,什么紧急会议呀?乡里最近也没有通知开会也没有什么精神传达和中心工作呀!这熊娃,开会也不事先打个招呼。书记陈文礼没有骂出来。

什么紧急会议呀?

老锅说:不知道,陈书记,砖头只是说,都不要迟到,谁迟到罚谁一条“紫云”大家抽。陈书记,我得赶紧通知,我第一个先给你说的,其他十几个人我还没通知哩!
七点钟的会议,六点半除了书记陈文礼几乎大家都到了,来开会的村组干部都很高兴,也许是大家一年多来没有在一起开会没有在一起扯闲聊天的缘故,也许是通讯员老锅人人都告诉了那句谁迟到就罚谁一条“紫云”大家抽得话,反正是大家都提前到了。

支村委的会议室很排场,会议室的四周一律放着棕色的皮沙发,沙发前的一个一个有机玻璃制作的茶几上放着瓜子、香蕉、糖果和饮料,这是老锅吭哧吭哧通知完参会的村组干部后,砖头让老锅从村里的副食小超市买回来特意布置的。参会的村组干部抽着烟,吃喝着茶几上的食品飞到天上栽到地下的聊着,村长砖头老锅老锅地喊了两声,老锅便进来了,把这烟给大家一人发一盒,大家都甭抽自己的烂烟了,今天抽这个。砖头说着拿出两条“芙蓉王”给了老锅,大家便一个声地说了声好,于是老锅便一人一盒地给大家发。声明一下,砖头又说:茶几上的食品是村里买的,这两条芙蓉王是我的。大家便笑,笑着笑着,不知谁说,我不管你的谁的公的母的,只要每天有芙蓉王抽就行。老锅挨座给大家发了烟,把剩下的三盒交给了砖头,砖头拿出一盒说:叔,也有你一盒。老锅说:我抽不惯这个,我是抽闲哩!嘴里冒股烟就算过瘾了。砖头便把烟扔给老锅,老锅没接住,弯腰拾起,又扔到身边的茶几上,说:你们抽吧,我箱子里的好烟多着哩!我孙子买的,咱这旱烟嘴抽那玩意白糟蹋了,再说,人这个嘴不能惯着,拿好的惯着惯着就惯出毛病了,吃惯了白膜就不想吃窝窝头了,到时候一天几十块钱的烟钱看你婆娘不和你们翻鼻子瞪眼窝才怪哩!于是大家又哈哈哈地笑开了。

快七点的时候,书记陈文礼来了,会议室喧闹的气氛便宁静了许多。看见陈文礼进来,村长砖头拿过一盒芙蓉王递给他,陈文礼连忙说,我抽这个,我抽这个。说着他掏出自己平时一直抽的“金丝猴”。老书记,一人一盒,这是我给大伙的,不是抽咱村里的。砖头说着就硬塞进陈文礼也没有捂住的口袋,陈文礼也没有再三推扯,便笑着:一年多大家都没在一起了。说完,边坐在和砖头并排一起的单人沙发上。

会议室不再有人高声嬉笑说话了。

说实话,对于书记陈文礼、村组干部都一直很尊重。一来陈文礼的父亲五六十年代就一直担任着村里的主要干部,后来,陈文礼高中毕了业,就在村里一步一步地当了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支部委员、副书记、直至后来当了书记。二来陈文礼办事谨慎稳重,工作批评也是点到为止,即便有时因为其它各种原因当场发火训斥,但他事后又会亲自到你家里给你道歉或做通你善后的思想工作,所以尽管在砖头上任前他们每年跟着陈文礼收粮收款,刮宫流产以及后来忙着一件挨着一件抓经济抓发展抓种植结构调整等等一个个围绕富民围绕民生的中心工作,并且常常忙完了一年有时到年底连每年一千二百元的基本工资也兑现不了,但他们也很少有怨言,他们能理解,村里集体经济没钱呀!尤其是陈文礼,不论哪个干部或村民,只要家里有了婚丧嫁娶或发生了天灾及意外事故,他都会在你家呆上三四天,帮你安排料理事情,并把事情料理的天衣无缝让你事后没一点后悔和遗憾。当然,他们对这一届选举上任的砖头也不反感,感觉砖头像个干大事的、干实事的,跟上砖头还能吃香的喝辣的。起先,乡里安排村里那一次换届的时候,砖头并没有报名要竞选村长、支部的推荐和村民的多数提名还是让上一任的村长干,尽管上一任村长没魄力胆子小,但他毕竟很廉洁,经济上没一点问题和说道,廉洁到年底村委会公布财务账目,他自己还从家里拿出了自己卖苹果的钱,垫付了乡里那一年五千多元的报刊杂志费和村里盖文化活动中心七千多元的工人建筑工资。财务账目公布后,当然有不少村民不相信,现在这社会哪有不吃腥的猫呢?但财务账目一笔一笔、清清楚楚、有据可查。于是不相信的人都相信了,村里再没有人当村长就让人家当吧,最起码人家当上了能把上届家里垫的钱想法这一届归还了。可就在这时,砖头从外面回来了,回来的砖头派头很大,开着黑色的村里人叫四个环环的小车,公开的表态:我当村长后,保证不收老百姓一分钱,三年之内给咱村盖一座教学楼、给咱村按上自来水、给咱村大街小巷全部铺成水泥路,给咱村盖一个像样的村委会办公楼,同时每年给咱村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照顾一百元和一袋面粉。多大的好事呀!咱们不花钱就能办这么多好事,很多人高兴地像是打了兴奋剂,但也有很多人不相信。六月天麦场无风---你就由他煽车吹吧!因为村里人都知道这叫砖头的小子小学只念了两年书便不再念了,一和人打架就抡起半块砖头往对方的头上要命的死拍,直到有一天把一个外地收古货的拿砖头拍了个半死吓得一撒腿跑到了省城,在省城的砖头先是给一个建筑老板当保镖,当了几年,砖头便自己开了个建材厂,自己也当了老板,于是砖头便一下发了。不相信归不相信,但不掏钱就能不走泥泞路,不掏钱就能吃自来水,还有不掏钱就能办那么多好事的事情谁不想试一试呢?谁当不管他妈后嫁给谁咱不都是给人家抬轿呀!只要你不让掏钱,哪怕是我儿子我孙子当。起先砖头爆出冷门要竞选村长的时候,村组干部几乎没人相信,村长岂能是谁想当就能当的?有钱就能当吗?有钱你就能比别人尿的高?穷汉不欠富汗钱,站在巷里都一般。你有钱老子不尿你!可当砖头黑夜一户一户地到各居民组长家,把小组长的年工资翻了一倍多,并承诺每月兑现,同时每人再送给一千元做为各组组长为他活动选票的酬劳时,大多数的小组长便不再言语了,不接钱吧,砖头说:叔呀,你对我砖头有意见?接吧,唉哎!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嘛!那次选举,村里好多人明白了,现在这社会,有人说这社会人际关系特复杂,其实一点也不复杂,而是特简单,简单到一个“钱”字,你再有能耐,你再有天大的本事,该挣到钱的时候,你还囊中羞涩地没挣到钱,你就是最没能耐、最没本事的人;该轮到你升官的时候,你还是办事员还是前面有个“副”字的职务,你就是窝囊。你甭说谁没文化甭说谁谁大字不识几个,可人家吃香的喝辣的哗哗哗地挣了大把大把就的票子,人家就是有本事有能耐的爷!你有文化顶什么用呢?你有本事顶什么用呢?关键时候你掏出来,掏出来,你挣的钱呢?去去去,哪儿凉快那儿呆去。

共 864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紧急会议看出这些人各怀心思,彼此之间并没有很好的沟通,一些矛盾自然很容易地呈现在读者的面前。这些现象很真实,来自农村的矛盾,让我们看到似乎印在我们自己身上的缺陷。欣赏,问候!【编辑:阮海霞】
1 楼 文友: 2011-11-1 18: 1:47 文章的段落分的不好,有的太臃肿。不过表现的很真实!
回复1 楼 文友: 2011-12-10 1 :44:05 感谢老师的赐教。
2 楼 文友: 2011-11-1 19:41:24 文章中个别突出的人物代表,演绎了一台农村实实在在面临的一些现实。老百姓对待选举那 神圣得一票 的冷漠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让人深思!
虽事件平凡,可却很有讽刺意义。一个老锅朴实的语言承载了文章的主要思想: 人这个嘴不能惯着,拿好的惯着惯着就惯出毛病了 ,贯穿了全文的宗旨乃至结局。真实有品,作者努力! 喜欢文学
回复2 楼 文友: 2011-12-08 18:46:21 感谢聚缘的评点。
 楼 文友: 2011-11-1 20:41:19 很符合现在村里的实情,感觉这些事都在眼前一样的,社会的黑暗面,老师用很轻松的语气,以黑色幽默的手法表现。
城府极深的官府干部,素质低下的村官,有葫芦所以有砖头的行贿,有砖头所以有葫芦的受贿,这就是社会腐败的根源,恶性循环。
笔触现实社会充斥的欲望和浮躁,貌似荒诞的一个会议,其实很具有现实性。欣赏了。
问好老师! 希望自己如绿茶般淡雅,馨香。
回复  楼 文友: 2011-12-08 18:45: 谢谢一杯绿茶。
4 楼 文友: 2011-11-14 01:48:05 本篇小说从一次近乎荒诞的、滑稽的会议着笔,揭示了中国农村多数农民现实的普遍心理和某些地方选举的不合法性以及某些官场职权人物贪婪的隐秘性和两面性,通过此文让我们为农村基层工作的艰难和如何选好农村干部提出了深思,也同时让人们看到政府大力度整治的希望。浅笔碎语,也算本人写作【【紧急会议】】的初衷。岸边江湖在此感谢各位编辑和读者。 陈永安,男,山西万荣人。大专文化。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80年代开始创作,曾在省地报刊发表小说70余篇
5 楼 文友: 2011-11-15 17:28:14 顺着暗道仔细寻找紧急会议内容,终于在一个灯光暗淡的会议室得知:
砖头煞费苦心上跳下窜表功劳,葫芦明廉暗腐为母祝寿传小信;
两块功寿木匾堂堂正正无处挂,一班优秀管乐吹吹打打难进院。
令人深思! 养花,修心养性;看海,陶冶情操。
回复5 楼 文友: 2011-12-10 1 :42:15 多谢平安的评点。祝笔健!
6 楼 文友: 2011-11-16 12: 7:08 一个看似'紧急 实则让人啼笑皆非的会议,像一面哈哈镜,映射出现实农村的诸多弊端:村民作为主人翁意识的混沌,村支书缺乏魄力而产生的偏安心理,当然也有诸多的无奈。对于村长砖头,不论他做了什么,村里的路是修了,村民也喝上了自来水,功过又该如何评?文中的一段话更是让人觉得意味深长 村长砖头打发老锅去叫书记陈文礼,老锅哼哧哼哧跑来说:陈书记病了,昨晚摔了一跤,脚崴了。 是真的病了,还是另有玄机?作者文字素朴慎密,调侃的语言幽默之中卓见讽刺,引人沉思!拜读了,问作者安!
回复6 楼 文友: 2011-12-08 18:44:28 谢静儿啦!
7 楼 文友: 2011-11-16 2 :49:57 文章行云流水很美丽哟!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回复7 楼 文友: 2011-12-10 1 :4 :28 多谢木子先生的赐教。
8 楼 文友: 2011-11-24 12:40: 十分感谢各位老师的点评和赐教,谢谢各位。 陈永安,男,山西万荣人。大专文化。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80年代开始创作,曾在省地报刊发表小说70余篇
9 楼 文友: 2011-11-25 22:10:40 十分感谢阮海霞编辑的赐教,谢谢老师。 陈永安,男,山西万荣人。大专文化。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80年代开始创作,曾在省地报刊发表小说70余篇
10 楼 文友: 2011-12-21 17:19:00 一篇很为现实的小说,此次会议看似荒诞却也不足为奇.
是什么原因让廉洁奉公的陈书记不能继任党支部,相反是砖头这类素质不高,不摸活茬,不懂门道却似有 浪子回头金不换 挣
了钱不忘乡邻确有倾力为村里办实事之心的后生有了发展的舞台?也确是为村办了许多好的实事。
不难看出导致砖头之类人的能耐与实力是来源于上层官场职权人物的贪婪与腐败。这正是农村乃至整个社会病根所在!行贿和受贿的密切相关。钱是万能的,但没钱万万不能,金钱的交易方能水到渠成。哎!
欣赏文章值得一品。
回复10 楼 文友: 2011-12-21 17: 5:41 多谢麦芽儿的深度评点,谢谢了。心脏早搏什么病
怎样运动减肥瘦身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吃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