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仗剑万里第九十九章风雨前夕

仗剑万里 第九十九章 风雨前夕

叶峰回到二楼的房间,宋长庚还跪在里面。

他坐到软塌上,过了半天才说道:“你知道做错了什么事吗?”

宋长庚低着头,说道:“徒弟隐瞒师父,修炼死魂经这种邪功。”

“不对,再想。”叶峰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宋长庚想了一会,又道:“我不该欺瞒兄弟,见到鬼枯却没告诉他们。”

他微微抬头,发现师父还是满脸的不满意。

叶峰端坐着问道:“再想。”

宋长庚的腿很痛,不知这地板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他关元境后期的实力跪得久了,还是疼痛难忍。

“我想不出来,除此之外,我再没有做什么瞒着师父和师兄的事了。”宋长庚鼓起勇气说道。

叶峰笑骂道:“真是一个笨蛋,以往的机灵那里去了。”

宋长庚听到师父笑了起来,知道事情没那么严重,心里不像刚才那般七上八下的。

叶峰叹了口气:“你练了那种顶尖功法,本来就是一件好事,我还巴不得你日后能修到死魂经最后的境界。”

“死魂经和世间双全法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功法,便是为师当年也愿意修炼。你能一次得到两种功法,不知是多少世修来的福分。”叶峰对宋长庚的际遇颇为感慨。

宋长庚眼睛一亮,知道这下子是彻底没事了。他抬起头问道:“既然如此,那师父为何还要罚我跪下。”

叶峰笑道:“你的心性不行,我开始只是发现你身上的气息有些微弱的差异,根本不知道你修炼了死魂经,更别说世间双全法了。”

叶峰开始时,发现宋长庚的气息变化。于是让他单独进来,决定要试一试他的心性。

宋长庚对师父无比尊敬,再加上师父强横的实力和威名,没多久就说出了自己见到了鬼枯和他的师兄。

叶峰又逼问几句,宋长庚连自己得到了世间双全法和死魂经的事都说了出来。

本来叶峰正愁不知道该如何给小婉找到合适的功法,这样一来,反倒顺便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他本就没有生宋长庚偷练别家功法的气,修炼什么确实很重要,但只要适合自己的弟子,他并不介意徒弟偷师。

这一点他和很多师父都不同,显得异常的开明。

宋长庚的心性叶峰也有了更深的了解,他要教徒弟,不仅仅是让弟子实力上的提升,还有心性的锤炼。

就像他第一次见到穆凡时,他故意要求穆凡换掉青蛇长衫,其目的如出一辙。

宋长庚此时才明白,师父罚他跪的目的。他跪在地上,诚恳道:“谢过师父。”

叶峰笑了笑,说道:“日后若要隐瞒一件事,就得瞒得过最亲近的人。否则怎么骗过那些狡诈的对手,他们可不像我这般。若是被人抓住了把柄,才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宋长庚又是一拜:“弟子铭记在心。”

“知道吗,隐瞒要事这方面,你大哥和二哥都比你做得好,你还得多跟他们学习学习。”

宋长庚一愣,想起了山洞里的对话。

“大哥难道真的和大漠血龙雀有关?青哥到底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

他不是笨蛋,反而很聪明,只是心性不够坚定。

“师父,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听说过大漠血龙雀吗?”

叶峰眼睛微眯,随后想清原因后笑道:“鬼枯他们可真是口无遮拦,唉!大漠血龙雀是一把剑,一把邪剑!”

“邪剑?”宋长庚下意识的问道。

“没错,可惜它只出现过一次。不过那一次,它带走了几万人的性命。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现身。”

宋长庚吞了吞口水,说道:“那这把剑可真够邪的。”

叶峰摆了摆手,示意宋长庚先下去。他望着书桌上的一封信,喃喃道:“邪的事情多了去了,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就不得而知了。”

等到宋长庚离开了屋子,叶峰才走到桌边拿起信封。

这封信他已经看了三遍了,但他还是仔仔细细的再看了一遍。

他把信上的每一个字都印到脑袋里,手中剑气流转,信封变得粉碎。

叶峰叹了口气,又轻笑了一声。

无道兄从岳州来了一封信,信上设置了八道封印,可见对信中内容的重视。

“蛊女画心,这种传说中的东西都出现了。”叶峰脸色阴沉,“乱吧,乱吧,我倒要看看会乱成什么样子。”

他拿起茶几上的紫砂壶,对着壶嘴狠狠喝了一口。

不知想到什么事,养了多年的紫砂壶被他捏成碎片。

叶峰静静的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自嘲道:“杀意要喷薄而出,收不住杀意怎么能行。”

他眉心处的小剑一闪,变成筷子大小,围绕着叶峰不断飞行。

“紫砂碎了,靠你了。”

小剑飞到叶峰手边,不断盘旋,高速移动带动阵阵剑气。叶峰手中的紫砂壶被剑气遮挡,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叶峰的手边的空间开始扭曲,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小剑飞行处传出。好在他屋子的构造很奇怪,不然肯定会被这股吸力吸进去。

小剑渐渐停下了,悬在口中左右摇晃,似乎是在向叶峰邀功。

“干得好,回去吧。”

小剑化为一道白芒,再次钻入叶峰的眉间。

叶峰举起紫砂壶,仰头又喝了一口。刚才碎裂的茶壶,小剑也不知怎么做到的,竟将破碎的东西复原了。看紫砂壶的色泽,分明是养了很久的样子。

叶峰坐到软塌上,看着帷帐,吐出一句话:“是时候活动活动筋骨了。”

……

……

穆凡活动活动筋骨,昨天练剑练得有点晚,今早起来微微有些酸涩。

他穿上青蛇长衫变化的剑宗制服,简单的整理一番。

穆凡冲掉口中的细盐,刚走到正堂就发现桌子上有一小盆热腾腾的粥,还有一笼刚蒸好的包子。

他随便捏了两个包子,说道:“我走了,你等会再整理,好好的休息休息。”

小婉应了一声,便接着忙了。她到处整理,好像这间小屋有忙不完的事。

突然间,她想起了一件事,停了下来问道:“少爷,我能不能养一只宠物?”

穆凡把包子塞到嘴里,快速吞了下去,说道:“什么宠物?”

小婉朝她的床下唤了几声:“小花猫,快出来给少爷看看。”

她向床边走了几步,喊道:“出来了,小花猫。”

果然有一只小花猫从床下爬了出来,穆凡从未见过这种猫。

这只小花猫很肥,圆滚滚的身体像一个棉球。它身上一块黑一块白,非常可爱,满脸福相。

小婉揉了揉小花猫毛茸茸的头,接着指着穆凡说道:“你面前的人是穆家的小少爷,也是你的主人,知道了吗?”

小花猫别过脸,根本不看穆凡一眼。它伸出爪子,挠着小婉垂在耳边的发丝,好像这是最好玩的事。

穆凡笑了一声:“看来这只小花猫不太喜欢我啊。对了,它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我们从黑勾栏离开后,我在路上就时不时的会碰到它。本以为到了剑宗就看不到它了,没想到这小家伙跑到剑宗来了。”

小婉顿了一会,又道:“我相信它不是普通的小花猫,不然也上不了这么高的山峰。叶前辈没有阻止,就相当于默认了。”

小婉分析的很有道理,既然师父都不反对,穆凡自己又不讨厌小动物,当然没理由反对。

他走过去,想捏捏小花猫的脸,谁知小花猫浑身的毛炸裂开来,龇牙咧嘴的不准穆凡动手。

穆凡收起已经举到空中的手,说道:“师父不反对,它又这般亲近你,你就好好养着吧。”

小婉笑着举起小花猫,把小花猫放到自己的床上,说道:“少爷给它起个名字吧。”

穆凡挠挠头,起名字这种事他好像就没干过,短时间还真的起不好。

“小花?小黑?小白?”穆凡一口气说出三个名字,试探性的问道。

小婉摇了摇头:“看来只能靠我自己了。”

穆凡又一口吃了一个包子,说道:“我走了,去玉霞峰了。”

小婉抱起小花猫,说道:“嗯,等你回来,我准能给它起个好名字。”

穆凡离开楼阁,便立刻御剑飞去。

他已经许久未见到桑儿了,如今回到剑宗,当然要尽快去见她,而且他决定做一个大胆的决定,不再隐藏自己的身份。

谢法御剑飞到云层更高处,一路上一直在观察周围。表面看起来他好像在云层上散心,实际上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他知道七长老此时正处在暴风中心,穆凡是七长老的弟子,这种大事很有可能会波及到穆凡等人。

谢法这几天看似闲来无事,实际上一直在暗中帮助穆凡,防止有人暗中设伏。

“本以为西北的任务可以让穆凡等人暂时离开剑宗,可如今他们都回来了,还是没能揪出内奸。到底是谁,查了那么久,到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谢法心中暗道。

他揉了揉太阳穴,连续多天的探查,就算神识强大也吃不消啊。

增生性关节炎小秘方
厦门治疗阳痿医院
月经有血块喝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