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异世界的白狼第175章对阵怪物

异世界的白狼 第175章:对阵怪物

“所有使用自动采矿机的士兵,全部集合到我这里!”黑狼对着眼前的一众哥布林下了命令,她的命令刚刚下达,立刻就有十几位拿着采矿机的哥布林从队伍中走了出来,集合到了黑狼附近。

不出意外,这十几位哥布林全都是教士,因为只有教士才会使用自动采矿机。

由于不清楚之后会面对怎样的敌人,黑狼决定把所有的优势兵力集合起来,她将亲自指挥这个采矿机小队,对敌人进行重点打击。

在军阵后方,白狼正拿着纸与笔,仔细感应着符文的间的能量流动,这是只有紫光亮起的时候才有的现象。

他之前做出的猜想没有错,诅咒符文的函数关系确实可以直接移植到六芒星符文上,它们都是时空符文。

这才刚刚过了三十分钟左右,白狼就已经成功破译了一个时空符文,再过三个小时左右,他就能够将整个符文法阵解析出来。

六芒星符文法阵中,依旧在不断喷射出灰色的雾气,同时也在吞噬着这个世界的元素能量,白狼能够模糊地感觉到,附近的元素能量正在减弱。

黑狼指挥着一千名哥布林士兵,在距离灰雾五百米的地方布好了阵,以目前的兵力而言,她做不到将整片灰雾团团围住,所以只能依托地形,把守住要点,不过就算这么做,一千人也有些不足。

黑狼从地下调来了一些地行龙,让那群使用自动采矿机的哥布林骑在了上面,如此一来就形成了十几人的机动兵力,可以及时对战场的重要地区进行支援。

地行龙这种生物与马不同,它们的腿很短,背部宽阔而扁平,哥布林骑手在骑乘时,必须要趴在它们背上才行。

与马匹相比,地行龙具有优势,也有劣势,它的劣势在于速度,哪怕是最优秀的地行龙,以最快的速度奔跑,速度也比不上普通的马匹以正常速度奔跑的一半,长期适应地下生活的地行龙,对于地表的阳光也表现出了恐惧与不适,这让它们本就不快的速度再次下降了不少。

地行龙优点在于,由于长期在结构复杂的地下世界生活的缘故,它们对崎岖的地形表现出了强大的适应性,哪怕是倾斜度达到九十度的的斜坡与怪石嶙峋的山峰,他们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攀上去,而这是马匹做不到的。

普通地行龙的背部长着一些粗壮的尖刺,是不能用来骑的,除非这个骑手不害怕被被尖刺捅成糖葫芦,根据白狼推测,这些尖刺本来应该是地行龙用来防御来自背后的攻击的,如果想要骑乘它们,就必须要对这些尖刺进行特殊的处理。

所谓特殊处理,其实就是把这些尖刺磨平锯断,那些妨碍骑手骑乘的尖刺会被锯掉

异世界的白狼第175章对阵怪物

,而那些适合做把手,能够提升骑手稳定性的尖刺会被磨平,在上面绑上绳子,普通的哥布林只要勾住这些把手,就不用担心在地行龙行进的时候被甩下去了。

其实这些把手与马鞍的作用是相同的,可以说,像地行龙这样的生物,天生就适合骑射战术,骑手只要双脚勾住后面的把手,就可以在保持稳定性的同时,把双手空出来射箭了,问题就在于,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即便有着种种限制,这支地行龙骑兵队还是暂时组建起来了,黑狼之前本来是打算让这些骑兵执行地面侦查任务的,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黑狼之前的判断没错,就在她指挥布阵的同时,一些诡异的事情正在她前方的灰雾中缓缓发生着。

就在她之前在取走匕首时,曾经发现匕首下方的一块土地已经变成了深紫色,而土地上生长的植物,也已经全部枯死了。如果现在有人正在土地旁边的话,就可以看到这片深紫色的土地竟然在蠕动,而一股邪恶的气息正在弥散到空气中。

“咕噜嘎唔”紫色的触手穿破了土地,伸到了空中,并且继续向外延伸着,而且这触手还不止一条,两条,三条,还有更多,一共竟有数十条触手从土地中冒出来。

这些触手上沾满了漆黑的粘液,正在气中四处舞动着,似乎正在确认着什么东西。

“嘶嘶”这些触手确定了什么,发出了与蛇类似的声音,紧接它们着从顶部裂开,裂开的地方露出了利齿,这数十只触手,在一瞬间就变成了数十只蠕动的嘴巴。

触手的嘴巴长得很大,向着数十个不同的方向伸展了过去,紧接着它们就开始缓缓吸气,那种让黑狼与白狼感到极为不适的灰雾就这样被它们慢慢吸入嘴中。

如果以哥布林们的视角来观察的话,可以发现雾气正在渐渐变淡,黑狼也发现了这个现象,她命令全体成员加强戒备,哥布林弓箭手弯弓上箭,骑兵们也端起了自动采矿机。

雾气不是无限的,很快就被吸干了,那些触手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哥布林们看到了这些触手,压力居然小了不少,因为触手长得很像地下蠕虫,而地下蠕虫对他们而言,是一种非常美味的食物。

不过紧接着情况就发生了变化,触手紧紧的贴住了地面,开始把自己向上拔,在它们的下方,一个更猎奇的东西慢慢从土壤中扭出来。

那是一个长得像脑子的圆球,圆球表面坑坑洼洼的,它的下方是紫色的血肉,正在以软体生物特有的方式向前蠕动着,准确的说,是向着哥布林们蠕动着。

“好多食物”紫色的怪物发出了低吼声,黑狼通过风语术大概听懂了它的意思,这个猎奇的怪物似乎是把所有的哥布林都当成食物了。

“放箭!”随着黑狼一声令下,数百支铁箭就从不同的方向射向了怪物,怪物意识到了危险,一边嘶吼着,一边从触手里面喷出了黑色的粘液,这些恶心的粘液可以在顷刻间将铁箭融化掉,这就导致了第一轮弓箭造成的杀伤极其有限,最后只有少量的铁箭穿过了粘液的阻隔,狠狠地扎进了怪物体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