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巫界術士第三百一十五章大騎士秘法月初求保

  巫界术士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骑士秘法(月初求保底月票)

  “哦不不不我想你误会了”雷林赶紧摇头

  “我虽然认识简妮,但完全无意于插手奥古斯家族的内部事务”

  雷林表态道

  虽然只要他一句话,简妮父女面临的巨大危机立即就可以得到解决,连卢卡斯都不会有丝毫的反对,但这一切又关雷林什么事情

  不仅如此,在影响了西格弗里德的决断之后,他势必要欠对方一个人情而人情债最难还

  并且,这么直接插手对方的家族事务,在巫师之间看来也是一种极为不尊重对方的表现

  虽然西格弗里德不一定会表现出来,但肯定会引得对方心里的一点不快

  这些雷林虽然都不怎么在意,但一边是在雷林看来毫无实力,只有一点世俗权势的简妮父女,一边是有了西格弗里德在幕后支持的卢卡斯,怎么选择根本不需要犹豫

  毕竟,这么多年的经历,已经让他习惯于从自身利益出发做出选择,而这也是巫师的基本态度

  果然,在听到雷林的表态之后,西格弗里德脸上的笑容更加热切了:“雷林你还不熟悉都城的巫师格局吧没关系,你以后可以常来我这边,并且,我也可以带你去一些正式巫师组织的交换会,认识一些新的朋友”

  “那真是太好了”所行目的达成,雷林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接下来,雷林又和西格弗里德进行了一些修习高级冥想法的经验交流,西格弗里德虽然已经活了接近两百五十岁,经验丰富至极,但还是为雷林通过芯片模拟演算出来的一些设想拍案惊奇,甚至差点直接埋头进实验室验证了,这也更加让对方认定了雷林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的事实而雷林则是为对方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而折服

  等到交流结束之后,两边居然都有一些意犹未尽的感觉,等到再次约定了会面时间之后,西格弗里德才有点恋恋不舍地送雷林离开了巫师塔

  ……

  既然连雷林都已经放弃了简妮父女那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在奥古斯家族发起的家族会议上面,卢卡斯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当选为奥古斯家族新一代的族长并且继承奥古斯侯爵的爵位

  当天夜里,原本的奥古斯侯爵就因为毒素复发,而痛苦地失去了生命

  至于简妮,她被指责在带回的龙血花蕾里面下毒,谋害了自己的生父

  虽然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这是最为低劣的陷害手段还非常地幼稚,但卢卡斯就是要通过这种手段,来分辨自己家族内部的派系和风向,同时也是立威

  事实上,这种指鹿为马的手段,就是卢卡斯故意用出来杀鸡儆猴的

  在以雷霆手段清除了几个死硬派之后,卢卡斯已经将奥古斯家族的大权牢牢掌控在手中,整个家族上下集体失声,居然都对卢卡斯的行为保持默认态度,坐实了简妮毒杀生父的事实并且发起了通缉

  权力之间的争夺就是这么的赤、裸裸,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将大自然弱肉强食的血腥规则演绎得淋漓尽致

  “呼呼”

  一片漆黑的树林里面,简妮正在飞快奔跑着

  此时的贵族少女,已经完全失去了原先高贵、冷傲的风范,她的裙子被灌木割出众多的伤口,脸上满是血迹,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比乞丐还要邋遢一点

  “父亲大人”简妮一边奔跑眼泪一边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让简妮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那个自己的依靠,永远镇定慈祥的父亲,就这么死在了阴谋诡计之下甚至自己都被诬蔑为凶手

  天呐简妮根本想象不到对方该是怎样的丧心病狂,才会给自己安上这样一个罪名

  但接下来的一切让她都沉默了在强权的压迫之下,这种荒诞的罪名居然都被坐实了下来,并且发出了通缉

  事实上,要不是还有几个忠心的仆人和亲近派系给她偷偷报信和掩护,她本身也是一位一等学徒或许连逃跑都做不到

  当然,在事后,这些仆役和派系立即遭到了血洗

  “嘭”快速奔跑的简妮被一根树根绊倒在地上,泥水溅了一声,而这位少女终于趴在地上大声抽泣起来

  就算这次逃了出来,又有什么用呢不论是亲近的其它贵族,甚至普通人,都只会视她为一个杀人犯,而她最后的下场,不是被抓回去处刑,就是要好像垃圾和泥巴一样一直隐姓埋名地生存在社会的底层,永远都不能暴露,光是这么一想,简妮简直对自己的人生都绝望了

  “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简妮不断抽泣着

  “啧啧真是狼狈啊”

  而这个时候,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后方响起,让简妮浑身一颤

  她回过头,看到了一个穿着铠甲的高大骑士,脸上还带着狰狞的刀疤伤口

  “‘短刀’托沃德,连作为父亲亲卫队长的你,也背叛了我们吗”

  这名骑士赫然有着大骑士的恐怖实力,更是原本简妮父亲的亲卫队长,非常受到信任

  面对少女的哭诉,托沃德只是淡淡一笑,但他笑容混合脸上的样貌之后,反而更加让人觉得恐怖

  “事实上,我一直都是卢卡斯大人的人

  不存在背叛之类”

  简妮的瞳孔紧缩,她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而作为我一直卧底的奖励,卢卡斯大人允诺我在杀了你之前狠狠享用一番”托沃德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一个淫邪的笑容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我忍受着你叫我托沃德叔叔实际上,在执勤的时候,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得到你,享用你撕裂你”

  “你你这个变、态”听到对方承认在十岁的时候就对他有心思,简妮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对我就是个变、态,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伟大的奥古斯小姐”

  托沃德一边前进,一边摘下了手上的皮质手套,“放轻松,我会让你很快乐的……”

  简妮不断往后爬,好像托沃德是什么恐怖的怪兽一样

  事实上,托沃德这个时候比许多吃人的怪兽还要恐怖许多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少女无助地哭喊着,眼泪大片大片地流了下来

  “住手”

  这个时候,一个非常年青的声音传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凶猛的剑风

  “嗯”托沃德向后一跳,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

  “维林”简妮惊喜地靠入维林胸膛,失声痛哭起来

  “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维林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巨大骑士,脸色气得涨红,要是他再晚来一刻,简妮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有生以来,维林第一次这么强烈地想要干掉某个人

  “杀了我你行么”托沃德抽出了腰上巨大的钢剑“看起来,你是那个小妞的情人吧决定了我要砍掉你的四肢,然后在你面前占有她那时候,你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或许,你也可以加入……”

  托沃德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的笑容

  “啊啊啊啊……”维林一刻也听不下去了,他暴起出手,十字剑划破长空,带起一道白色的气流

  “大骑士”托沃德的脸色一下慎重起来

  他巨剑前进,巨剑和十字剑交击在一起,擦出明亮的火花

  腾腾腾托沃德一连退了几步,“好强大的力量”维林巨大的爆发力,让他持剑的手臂都有些发麻起来

  “杀了他维林,杀了他”而在维林后面,简妮哭着脸大喊

  在心爱之人的激励下,维林连连进攻,将托沃德逼得不断倒退

  “砰”又是一次兵刃相交的时候,托沃德突然放开了手中的巨剑,整个人好像化成了一阵清风,缠绕到了维林身边

  咔嚓在他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柄黑色的短刀,好像毒蛇一样朝维林心口刺去

  维林努力扭开身体,胸膛表面浮现出一层生命灵防御,啪好像割破皮革一样,短刀在维林胸膛上面开出一个大口,鲜血不断外流

  唰托沃德突然出现在一段距离之外,舔着短刀上面的鲜血

  “知道我为什么被叫做短刀么因为我喜欢用短刀这样一刀刀割下猎物身上的肌肉,看着它们哀嚎痛苦死去”

  托沃德脸上一片潮红,眼睛里面满是兴奋:“你的血液,是我尝到过最鲜美的”

  “疾风秘法”他穆然爆吼一声,小腿上被一层黑色的生命灵包裹

  唰唰他再次发起了进攻,速度居然比刚才还要快

  “可恶秘法十字星”

  维林身上又多出了几个伤口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喝一声

  嗡他身体诡异地暴涨一圈,身上出现了一副透明的铠甲防御(未完待续)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三明妇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治疗遗精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