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代嫁双面妃第四百三十二章本质不同

代嫁双面妃 第四百三十二章 本质不同

“西北的战事白楼没少出力吧,辽蒙既然和那边达成了协议,定然是会佯攻,夺下几座城池,等父皇换下苏国公之后,就假作不敌败走,可是这次依旧连连败仗,或许是辽蒙贪心太过,已经不满足于许诺的东西,但更大的可能确实白楼在暗中推波助澜了吧。”

楚渊话锋一转,重新回到夜慕笙来此的目的上来,两人既然已经达成了协议,自然就能继续研究正事。

“在下楼中有位谋士,说行事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夜慕笙打起了哑谜,没有正面回答,却也没有否认。

“三皇兄这次通敌卖国也要夺到兵权,可惜。。。最后还是竹篮打水,想必他们已经想好了后招,定然还有其他的人选顶上,可是父皇那边却未必能让他在顺心如意了。”

楚渊冷冷一笑,请拍了拍手掌,似是赞许自己这位皇兄的胆魄“夜楼主,既然三皇兄要如此行事,咱们不做些什么真对不起他。”

“是,在下明白,梁国之内的暗探已经着手收集三皇子和辽蒙串通一气的证据,只要拿到,三皇子再无翻身可能。”

夜慕笙眸子里终于显出几分欣然,衬得整个面容更加的光华夺目,“为了皇位,三皇子可是自寻死路,通敌卖国的罪过,就算他得了皇位,也是遗臭万年的名声,长留青史,值得吗?”

“夜楼主难道不知这权力对人的诱惑?不过,就怕这事不是三皇兄做下的,拿不到跟他有关的罪证,说什么也不过是牵连之罪,到不了本王想要的结果。”

同样是后宫长大的皇子,谁又能比谁单纯,轮手段只有想不想用,没有会不会用之分,楚渊自然也是其中的翘楚,跟楚泽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大家想要的都是那个至尊的位子,为了这个结果任何陷害y狠都可以被原谅,更别说这个大好时机怎么可能任由他错过。

“事在人为。”夜慕笙讽刺般一笑,淡淡开口说出四个字。顿时让楚渊放下了心。

“好,夜楼主行事本王十分信任,那本王静候佳音。”楚渊眸子里尽是满意的神色,顿了顿才继续道“说起来苏国公是本王的岳丈,苏国公此番遭难也是被本王连累的。实在心中难安,可到底苏国公也得掌握兵权,否则咱们的胜算还是抵不过三皇兄,苏国公在前线屡遭暗杀,其中白楼派去的保护力量起了大用,本王还要多谢夜楼主考虑周全,否则真是损失了一员大将。”

“在下若不能为殿下分忧,那要来又有何用?”夜慕笙说的极为傲气,他自然明白楚渊也猜到楚泽斩草除根的做法,可是却不明说。只让自己去行事,不可谓城府不深。

“殿下说的极是,但苏国公不仅仅是殿下的岳丈,还是齐小侯爷的岳丈,那齐侯夫人虽然殁了,可这关系却断不了,齐小侯爷倒是殿下应该争取的另一个得力臂膀。”

夜慕笙这话便存了试探的意味,他自然知道齐子煜和宋珺瑶成亲的时候起,便是宋丞相也就是三皇子的人,可现在却要十三皇子去争取。便要看看十三皇子到底对朝局了解多少,这里面他的人又有多少。

“齐子煜。。。倒是个好臂膀,可惜未必能成为本王的人了,若他那夫人尚在倒有几分可能。听说他对那苏家的姑娘极为上心,谁想到最后还落到了这样的下场,红颜薄命啊!”楚渊唏嘘半晌,方才道。

他说者无心,但夜慕笙却听者有意,想起今晚那青楼之内。原本是为了让颜以筠去完成任务,可最后竟然又让他们更近一步,颜以筠心里喜欢的到底还是齐子煜,怎么伤她,害她,最后她都能找出理由来说服自己重新来过,这样的痴情恐怕自己是怎么都改变不了了。

“确实红颜薄命,可惜的很!不过听说齐府前几日丧事不太平,看来三皇子那边还有的忙碌了。”夜慕笙讽刺开口,他何尝不知那闹鬼的事件是颜以筠和韩嫦曦的手笔,但这些却不能让楚渊知晓,否则他若知道齐侯夫人未死,怕是又要利用一番,楚渊心思深沉,夜慕笙也不敢和他太过接触“若无其他事情,在下先告退了。”

“好,有劳夜楼主费心了,西北那边还要靠白楼替本王多考虑些许。”楚渊点头,最后还叮嘱道。

“殿下放心,”夜慕笙应下,抬步离开几步又定住回头道“还未恭喜殿下,玉妃为殿下诞下一子,圣上想必龙心大悦。”

楚渊一愣,没想到他最后提到自己后院的事情,不过玉妃生下的是十三皇子的第一个儿子

代嫁双面妃第四百三十二章本质不同

,意义自然非比寻常,而且还是在苏冰璃这个正经王妃之前便诞下麟儿,盛宠可见一斑,外人知晓也不算稀奇的事情“玉妃自入府以来恪守本分,本王确实喜欢,不过,苏国公的嫡女是本王的王妃,这孰重孰轻本王还是分得清楚的。”

“殿下是聪明人,自然不需要再说什么,在下告辞。”夜慕笙的目的达到,他对于楚渊并不算不了解,只是之前楚渊淡泊名利的假象让他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出自于本心,若真的被一个女人蒙蔽得失去了苏国公这个助力,他这支持可亏大了。

夜慕笙一向以为男人自该志在四方,本困于一个女子身上算什么,所以,对于齐子煜当初的行事,他是有些瞧不起的,哪怕心里将齐子煜当做一个可以竞争的对手,但却依旧不屑,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但为了防止楚渊是下一个,有些话他必须要说,好在楚渊不是个糊涂人,自然明白只要最后是万人之上,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又哪里会拘泥于这一方后院!

所以他即便喜欢颜以筠,却也仅限于喜欢,当颜以筠和他所谋之事冲突的时候,他会选择自己追求的事业,而放弃颜以筠,这应该就是他和齐子煜本质的不同,他同样孤独,同样渴望有人能够一生相随,但这样的陪伴却是建立在自己雄心抱负之下。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