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位面副本第十八章余師今天有事耽誤暫且一更

  位面副本 第十八章 余师(今天有事耽误,暂且一更)

  陈戈枭首

  这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

  刚才分明是陈戈占据了上风了啊,眼看着余长卿就要被陈戈宰杀的

  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一道雷光,然后陈戈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余长卿的手里

  那道雷霆是余长卿召唤出来的可路炎不是说了,江家的那小子的灵体是水属性的吗为什么会拥有召唤雷电的手段

  难道,江家虎子是天生的双属性灵体

  无量宗的弟子愣在原地,不敢前进,也不敢贸然撤退,甚至都不敢大口喘气,抿着嘴小心翼翼的吸气、呼气

  只怕惹的余长卿一个不愉快,就将他们这些宗师之下的杂鱼,当做出气筒,随手宰掉

  那可是杀掉陈戈师兄的可怕人物

  余长卿没有理会他们,思索了片刻,突然伸出手

  哗——

  无量宗的弟子猛地一阵躁动,看到那只手后,下意识的向后撤去,这位绊倒那位,那位扒住另一位,场面一度混乱,不堪入目

  余长卿冷漠的瞥了他们一眼,依旧没有理会,将手探入自己的怀中,掏出一盒伤药

  

  细致的将膏药涂抹在伤口上,轻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说呢,余长卿以为他自己很强了,可今天这一仗,却暴露他一个极大的短板

  他手上没有任何一门有效的、能够当做底牌的杀招,或是在对战时就能够强势的压制住敌人的武学

  之前余长卿和那些凶兽搏杀的时候,都是拳拳到肉,没那么多勾心斗角,拼技巧、招式的对阵

  余长卿也就一直没有注意到过这个问题

  造成的结果就是,他和陈戈对阵的时候,这个缺陷就差点要了他的命

  若不是之前侥幸从七皇子的手下缴获了一枚雷属性灵晶,怕现在躺下的人就是他了

  现在余长卿手中掌握的,勉强能够拿出来使用的,只有一门武学,那就是在上个世界学习的,两世加在一起,修炼了足足有五十年时间的秦家剑法

  这一世倒是也有学过一些其他的武学,比如江家的杀气诀,搏杀拳法等等

  且不说这些武学的威能都不如秦家剑法,就以余长卿的资质,这些武学都还没有能修习到与人对搏的程度

  招式呆板,满身的漏洞,那样只会害了他自己的性命

  而且修炼了五十年的秦家剑法,也只能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对付庸才是足够了,但对付陈戈这种一法学、百法通的武学天才,就有些吃力了

  勉强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能当做是常规的手段

  余长卿皱了皱眉头,面色不悦:“看来只能等这件事了结之后,再做打算了”

  他也想现在就立即就学会一门顶尖的武学,但显然这是一件不现实的事

  无量宗的人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广场,余长卿没有理会他们,一些翻不起风浪的杂鱼罢了,而是盘膝坐了下来,一件一件捋着刚才发生的事,推断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呆坐在原地,坐了近乎一个时辰

  余长卿没有想通,反而是越想越迷糊,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多么聪明的人

  广场上也依旧没有人过来,天色依旧是这样一幅昏沉沉的模样

  啪啪——

  突然山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牛达一家特有的那种傻憨憨的语气,疑惑、不解还有一阵焦急:“您干嘛打我啊,我们不是一队的吗”

  “哎哟我是江家的牛达,牛二呆的孩子”

  “别不信啊,我真的是牛二呆的孩子”

  声音越来越近,向着这片广场慢慢靠近

  “我说,我真的是,等会找到了我家少爷,我家少爷能帮我证明的,江中正您应该是认识的吧”

  一个转角,牛达的身影落入了余长卿的眼中

  带头迈步跑着,但并没有用尽全力,显然是控制了几分脚步等着身后的人,不时还回头,对着身后那人认真的解释

  身后人,一袭黑袍,面容有些稚嫩,是大运王朝的八皇子殿下,和他几个哥哥眉角处有几分相似

  八皇子气喘吁吁,看到了余长卿,猛地一愣,停下了脚步

  牛达看着八皇子停了下来,也是一愣,偏回过头,便看到了余长卿,眸子里满满都是惊喜,冲着他大力的摆了摆手:“少爷少爷”

  余长卿眯起眼,藏匿住眼角的杀意,缓缓走了过去:“牛达,你终于来了啊,你和八皇子这是......”

  顾作疑惑的神色,让八皇子提起的心,又放了下去

  八皇子装出一副惊愕的模样:“他真的是江家人啊,我以为是假的呢”

  余长卿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真假的演技,先把身子给放松下来好不好

  余长卿没有停住脚步,继续向着八皇子走去,认真的点了点头:“想来八皇子很少出宫,所以闹了个笑话”

  牛达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扬起脑袋:“我牛达可不会说谎的.....”

  一步,两步......

  终于,走了一个相近的位置

  余长卿突然发难,手中长剑向前一送,一招风巫山来,直取八皇子的眉心

  八皇子不过是凝气境五层的修士,这一招根本就闪避不及

  危难之时,嘭一声,一道银光突然从密林中弹了出来,打歪余长卿的剑

  五皇子趁机向后退去,慌张之下,踉踉跄跄,险些跌倒

  余长卿面色一变,脚踩青罗步法,欺身而进,便刺为削,在八皇子的咽喉上划出一道狭长的伤口

  一招之下,便是毙命,八皇子满眼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

  余长卿回头,看着银光所来之处,冷声道:“阁下还需要藏头藏尾的吗”

  那道灵光力道之大,速度之疾,是顶尖高手才能施展出的一招

  可能是皇室的几名宗师境的护卫,也可能是那名大宗师境的余师

  “哈哈哈,不愧是江家虎子,这样都还能杀了五殿下”

  一道黑影从密林中掠了出来,踩着几片被他晃动落下的树叶,轻飘飘滑翔至广场之上

  身体有些佝偻,身手却无比矫健

  面容有些苍老,眼角、额头都挂着几行皱纹,三角小眼噙着一股淡淡的凶戾之意

  蝮蛇一般的男人

  余长卿微微退后了几步,眯起眸子

  “大宗师境”

  余长卿盯着那名老师,无比慎重的说出来这几个字

  想来他就是皇室那名叫做“余师”的大宗师境强者了

  余师颔首,上下打量着他:“不错,正是老夫,阁下杀了我皇室几位皇子,现在也应该偿命了”

呼伦贝尔治疗卵巢炎费用
鄂尔多斯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昆明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