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大逆之门第二卷北燕长歌第二百二十二章平息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第二百二十二章 平息之前

【让月票嗨一会儿呗】

安争正在和曲流兮商量事情的时候,外面有人急促的敲门

杜瘦瘦在外面喊:“安争,出来看看,出事了”

安争推开门问:“怎么了”

杜瘦瘦脸色有些不好看:“之前咱们进攻高家赌场的时候,大街上那些被你教训过的都在这开小吃店的人也有人跟着去了,当时我也没时间去管刚才有人说,其中有几个人打着咱们天启宗的招牌,把那些投降的高家伙计打了,还让每人交出来一千两银子,不然就打死”

安争皱眉:“人呢”

杜瘦瘦道:“被咱们巡逻的人抓了几个,剩下的都跑了”

安争大步往外走:“去看看”

走到大院里的时候,看到有三四个人抱着头跪在那,吓得面无血色安争走到他们跟前站住,指了指:“就这几个”

杜瘦瘦点了点头

安争仔细看了看,这几个人认识,曾经在西城也是小有名气的地痞这几个人大坏事不敢做,但是坑蒙拐骗没有不干的当初正因为他们做的事也不算太恶,所以安争把人都带到天启宗外面安置了,心里想着有天启宗的人天天盯着,他们也不敢再做坏事可没有想到的是,这种人一旦有机会,骨子里那种恶心还是会释放出来

安争问:“吓唬人了”

那几个人跪在那,大气都不敢出

安争道:“不是说你们欺负人的时候很牛的吗按着不敢还手的人打,特别来劲是吧”

其中一个人声音发颤的回答:“宗主......我们......我们也是想为天启宗出力不是吗在说高家的那些人什么坏事没做过,咱们这么做也是为街坊四邻出口气我们,我们真的不是想做坏事”

安争哦了一声:“想替街坊四邻出口气我天启宗没对明镜高堂动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几个出去仗义啊”

安争问:“被他们打的人呢”

杜瘦瘦指了指不远处:“明镜高堂的伙计都在那边看管着呢,这些人还不知道怎么处置”

安争道:“把被打的人都带过来”

杜瘦瘦吩咐了一声,天启宗的人随即把被打了的那些高家伙计带了过来这些人已经被安争吓破了胆子,看到安争全都跪下来,一个个磕头如捣蒜,还以为安争要把他们都杀了呢高家的人对安争可以说都有敌意,也都害怕当初安争一个人在西城那边的高家赌场里大开杀戒的时候,不少人都看到了当时高家调集了不少伙计过去,亲眼看到安争杀人的也不在少数现在他们都落在天启宗手里了,更是怕的要命

安争问:“这些人是怎么说的”

其中一个伙计跪在那回答:“回安宗主,他们说让我们每个人交出来一千两银子买命如果交了他们就把我们放回去,不交出来的话他们就立刻把我们砍了脑袋”

安争又问:“挨打的时候,你们还手了吗”

那伙计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怎么敢”

安争招了招手,有弟子搬来一把椅子安争在椅子上坐下来说道:“我就喜欢看人打架,既然你们愿意打,那就当着我的面打打赢了的人我给一个机会,可以安全走出这个大门”

那几个打人的地痞脸色立刻就变了,全都不住的磕头:“安爷,安爷我们也算是为民除害啊安爷,我们知错了安爷”

安争耸了耸肩膀:“当初我跟你们几个说过的吧,一个男人,欺负老实人,欺负女人孩子,欺负穷人,算男人吗从欺负不敢还手的人身上找快感,你们是多卑微说的直白些,你们这些人就是一群阳-痿的货,只能在自己撸的时候幻想着把别人操的多畅快,你们才有征服感你们这样的人就算出去强暴女人,你们都不敢跳着成熟的来,因为你们怕丢人”

他指了指围着的人:“空出个地方来,让他们打,我说到做到,打赢了的人可以安全走出这个大门”

那些之前被打了的高家伙计全都站了起来,朝着安争一抱拳:“谢安爷给机会”

他们几个朝着那几个地痞就走了过去,那几个地痞真面对这种情况全都怂了他们连滚带爬的往外跑,结果被高家的那些伙计按住一顿暴揍高家的伙计虽然多不是修行者,但一个个的都很精悍而这些地痞真就如安争所说一样,欺软怕硬真这样一对一的单挑,他们还真怕

这样的人哪怕就是欺负人的时候,也不敢自己一个人,拉帮结伙的显得气势汹汹,其实骨子里的那种卑微比任何人都重

不多时,高家的那几个伙计就把那些地痞打的面目全非安争看了看差不多了,摆了摆手:“把这几个人送交给曲疯子,都带去货运行那边做苦力”

下面人答应了一声,如狼似虎的过去,抓着那几个人就往外走

其中一个人嘶吼道:“安爷......安争你没权利让我们去做苦力,你又不是方固府的大老爷,你凭什么把我们发配出去”

安争笑道:“我确实不是方固府的大老爷,但我能决定你们的命运

就好像你们欺负人的时候,觉得你们比被你们欺负的人强,所以你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改变他们的命运我也一样,你们只不过是还没有见过一个心怀善念但手段比你们还残酷的人而已你见过我天启宗的人扶着老人家过马路,也见过我天启宗的人杀人”

安争回头吩咐道:“查查他们家里都还有什么人,给送过去一些银子,就说他们都被官府征调参军了”

手下人应了一声,押着那些人走了

打赢了的高家伙计小心翼翼的问:“安爷,我们真的能走了吗”

安争点了点头:“走吧,男人要说话算话,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过让你们安全的走出这个大门,就不会后悔”

那几个伙计连忙抱拳道谢,一秒钟都不愿意多待,朝着门外跑

安争摆了摆手:“出了门之后全都打断腿拽回来”

不多时外面就一阵鬼哭狼嚎,天启宗的大汉们拽着那几个人的脚踝又把人拖了回来那几个人疼的哎呦哎呦叫唤,有人朝着安争喊:“安争,你他妈的说话不算话”

安争道:“算话,我说过让你们安全的走出大门,也就是出大门而已”

安争坐在椅子上附身看着那几个伙计问:“是不是觉得委屈想想这些年被你们欺负过的人,他们每个人的委屈都比你们重一万倍”

有个伙计喊:“你没资格审判我们”

安争点头:“从国法上来说,我确实没有”

他吩咐道:“所有这些高家的伙计都送到货运行去做苦力,送到东疆一百斤粮食就能救一家人的命,让曲疯子按照这个算,让他们在东疆救人,什么时候他们救的人能偿还他们做的孽,那就给他们自由”

安争站起来说道:“我把话说在这,你们在东疆救了足够多的难民,我就给你们自由我不怕你们回来找我报仇,随时随地都可以但现在,你们是阶下囚,你们的命运已经被我改变了”

所有高家的伙计都被押送了出去,没多久外面就来了一辆马车方固府知府徐正声一脸喜气的走进来,看到安争之后连忙俯身施礼:“下官拜见安爵爷”

按照现在安争的官职,是领侍卫内臣,天极宫侍卫副统领,从四品方固府的知府是正五品,比安争还低了半级而且安争身上还有一等伯的爵位,所以徐正声给安争行礼也是情理之中

“徐大人怎么来了”

安争问了一句

徐正声谄媚的说道:“下官奉命带队稽查高家叛党余孽,安爵爷若是方便......这些人能否都送给下官”

安争恍然大悟,这个家伙是来要俘虏的高家的这些伙计他带回去,往上一报说自己抓了多少多少人,这也算是一份大功劳

安争道:“人我就不给你了,回头让人取一份名单给你,放心......人都是你方固府抓的”

徐正声连忙道谢:“多谢安爷,多谢安爷”

安争想了想后问道:“对了,我拿下了几个高家的场子,需要办几个证照......”

徐正声连忙道:“小事一桩,回头我就派人把证照都给你送到府上来”

安争一抱拳:“多谢了”

徐正声连忙摇头:“安爷可别这么客气,咱们之间还需要这样客套吗对了安爷......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声,听说兵部那几位爷已经放出来了,官复原职,可喜可贺啊”

这事安争还不知道,心里倒是一松:“那还真是可喜可贺,回头请徐大人一块喝酒”

徐正声道:“那好那好,安爷还有那么多事忙着,下官就不打扰了,下官告辞”

安争让人往外送了送,眉头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太后那边是打算要干嘛按照道理,太后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认输才对兵部的人一旦放出来,太后再找理由除掉他们也不容易如果没有什么十足的把握,太后肯定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正想着,王开泰带着人从外面大步走进来,看到安争的时候,王开泰难掩喜色

安争迎着王开泰进了屋子,两个人坐下来之后安争问道:“兵部的事都解决了”

王开泰点了点头:“陈大人他们已经被送回了兵部,正在接受治疗,每个人的伤都很重,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了不过好在兵部那边运转起来还不算吃力,我和方道直两个人多做一些也就是了我是来谢谢你的,没有你的话,陈大人他们不会这么快就能出来”

安争摇了摇头:“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王开泰道:“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现在对咱们来说怎么都算是好结果我来是告诉你一声,武院那边也差不多恢复了,只不过人员凋零,那些离开的人是没脸回来了刚才我去武院看过,那么大一个地方,加起来连十个人都没有了......唉,许乱,还有武院的言蓄院长,都死了”

安争心里一沉:“我曾经还以为,言院长是太后那边的人”

王开泰道:“他和桑院长一个在暗一个在明,结果......唉”

安争想到许乱,想到言蓄,想到那些武院的教习和兵部的官员,心情变得无比沉重为了争权夺利,死了多少人

福建治疗阳痿方法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网友评价

信阳好的癫痫病医院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好医院
贵州市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昆明哪里有最好的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