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术士战纪第八百六十九章终于打完了

术士战纪 第八百六十九章 终于打完了

“虽然我有解决贵族与平民间矛盾的办法,但是,我的那办法……也许……永远也实践不了……”王诩摇头苦笑着感慨道。

“为什么?”听完王诩那感慨的话语后,妮露立刻蹙起了眉心,并马上回问了一句。

“现在,咱们洛伦世界各个种族的管理制度,都是贵族制度,这制度,已经成长了几十万年时间了,甚至比我们精灵族的存在时间都长,而且,这种制度的权威性

术士战纪第八百六十九章终于打完了

,是受到各个种族神灵的庇护的,你觉得,我有能力改变一种持续了上万年,却依然很有生命力的贵族制度吗?”王诩放弃似的摊手回答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做不成!”天真的妮露,开始用“心灵鸡汤”来鼓励王诩了,可惜的是,非常现实的王诩,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毒奶”。

“谁想试谁试,反正我不去试,如果我做了,那么,我立刻会成为所有种族的敌人,接着,整个洛伦世界的所有种族都会以干掉我为唯一使命,而且,我将面对的,不仅是各个种族,还包括他们后面的那些影藏在暗处的神灵,我……可不想成为众神之敌,那下场……不用我明说了吧!”王诩撇嘴摇头道。

“嗯……”本来还以为自己的毒鸡汤能鼓励着王诩奋起的妮露,在听完王诩的分析后,也不得不点头承认王诩分析的对,就算她再怎么愣,她也清楚成为众神之敌的下场。

“好了,这个问题我就说到这里为止了,对于我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算我说的再多,也没什么用的,我们还是别再瞎操心了,想想现实点儿的问题吧,比如,怎么能让牛头人打快点儿呀,他们都和那敌人敢死队纠缠了半个小时了,看起来,他们连人家一半儿人都没干掉呢!”王诩很无奈的挠头道。

“都怪那群牛头人,要不是他们瞎参乎,我只要用土墙术和地陷术困住敌人,不用打,我就能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王诩很是无语的抱怨道。

“我去吧……”听完了王诩的抱怨后,娜迦海族神级阵法师妙,主动开口道:“我可以用法阵让最多两千名牛头人的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提高三倍!”

“我也去,我也有类似的法阵!”阵法爱好者扎娜也开口道:“虽然我的阵法效用不如妙的,但是呢,我也能让三百多名牛头人的速度提高三倍。”

“好吧,咱仨过去,我也会点儿阵法,但比你们俩差点儿,我最多能让两百牛头人猛一点儿……”听完了妙和扎娜的话后,王诩拍板决定了,自己和她们俩一起过去开法阵。

从自己三人法阵能加持的牛头人数量上,王诩立刻就明白自己这三人的阵法能力差距了,妙不愧是靠着阵法这个绝活吃饭的人,她能为两千名牛头人加持速度法阵,这人数,是自己和扎娜加起来可控制人数的五倍,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术业有专精”这句话,绝对是至理名言。

果然,在王诩、扎娜和妙三人开起了三股速度法阵后,战局立刻就不一样了,有了那两千五百名各项速度都提高三倍的牛头人战士的搅和,本就垂死挣扎中的敢死队,立刻就完全落于下风中了。

眼看着,五分钟前人数还有八千多一点儿的敢死队队员们,现在,就只剩下两千人还能勉强一战了,剩下的,不是死翘翘了,就是缺胳膊少腿儿的等待着死翘翘呢,反正,出城的一万五千人,现在,已经报销了一万三了。

而据王诩在半空中的观察,牛头人这块儿也死了点儿人,不过,他们的伤亡人数,就比敌人敢死队的少多了,他们最多死了五十个人,受重伤的,也才三百出头,对于总人数三四万的牛头人来说,一场战斗下来,才死那么五十来个人,这几乎跟没打一样。

借助天空中那已经微微闪现的天光,王诩发现,战场上,有名猪头人特别猛,他不但长的特别壮,而且,在战斗时,还能跟牛头人一对一不落下风,再加上他那一身淡蓝色的斗气,那样子,就像是猪头人中的超人一样!

王诩发现的那名战力坡神的猪头人,就是这敢死队的队长,猪头人千夫长托德,这家伙不愧是百战成名的千夫长,在与战力巨强的牛头人硬抗了四十分钟后,他还没死呢,而且,他还干掉了十来个牛头人战士。

要知道,这场大战中,一共才死了五十来个牛头人,而其中三分之一就都是托德干掉的,由此可知,这家伙,已经豁出命在硬拼了。

终于,战斗了五十分钟的托德,体力不支了,而且,他座下的野猪坐骑也没劲儿了,眼看着,他就被一名处于“嗜血术”中的牛头人战士,用图腾柱给夯下了坐骑,昏死在了地上,就在托德要被这名把他夯下坐骑的牛头人给锤死之时,王诩突然瞬移到了托德面前。

这时的王诩,一手支着牛头人战士的那根图腾柱,一手抓着衣领,把七孔流血的托德从尘土中拉了出来,并且,王诩对着自己身旁那名牛头人战士解释道:“我要抓他回去套点儿消息……”

说完,王诩在抛给了那名牛头人一袋子金币后,抓着托德衣领,把他拖出了战场范围。

猛然,托德从昏死中惊醒了过来,当他意识到自己正在被人像死狗一样拖着前行时,他立刻从自己腰间抽出了短刀,就要去割那握着自己衣领的手腕。

“要我是你,就把刀给扔了……”就在托德快要割到王诩的手腕时,王诩冷笑着警告了托德一句。

身为将死之人,托德哪还在乎什么人威胁自己呀,在他心里,现在,就是垂死前的最后一搏了,多拼死一个就多赚一个,死也死的值了。

“锵……”的一声,割到王诩手腕的那把匕首上,闪出了朵朵火花。

就在托德诧异于这手腕怎么这么硬,能把精钢匕首磨出火花之时,王诩的手腕处腾起了一股火焰,刹那间,那匕首就被火焰烧成了铁水,所有铁水,瞬间就全都浇在了托德的手臂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