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一世如弈锋芒内敛

一世如弈 锋芒内敛

近日李昊,李若曦两人也从旁人口中听说天下会武大赛的开始,也勾起了些许兴趣稍作准备便决定一同前往而自己诞下的分身这一年的成长速度令李昊自己都感到诧异,从先前的说话都磕磕巴巴,短短几天便拥有了自己的人格和兴趣,自己以前也曾诞下过分身,但全是些为了生存而去厮杀的怪物,吃饭进食交配一切全都遵循着生物本能

而她吃了人类修仙者后,就连气息都随之改变,变得更为接近人类,也学会了被吞噬者的技能功法而自己吗这一年之中也只是只吞噬了一个人罢了那是数月之前一群人影闯入了两人的视线,男男女女大约二十几人,男的个个俊俏挺拔,女的是全部貌美如花看起来修为都是不俗,而一行人的目的正是俸师命前来这恶龙窟取一件东西

“长老们也太偏心了,趁着我们非直系的弟子们做任务的时间,又不知给他们的血缘亲信私授了多少秘法要诀”“别抱怨了,我们本就并非天资聪慧,还是速速完成任务快些回去加快自己的修行进度才是眼下最为关键的”众人觉得言之有理脚步更加快了几分

虽远隔数百米,但两人却把这对话听的清清楚楚两人一路尾随数百里一炷香的功夫便以来到一处高山下,自下往上看去直觉天峰相连望不到尽头弟子们根据师傅的嘱咐有规律的敲打着面前的岩石伴随着巨大的声响,大地也随之不停的颤抖

山壁表面的岩石被一一震碎脱落,一个扇厚重的石门展现在众人面前,向里看去黑漆漆以前,一男子率先迈步走入,数团火焰从他身旁浮现而出,照耀出前进的步伐李昊和李若曦两人也纷纷按下身行尾随而去

因为吞噬进化的缘故,即使没有光亮两人也将周围的环境看的清清楚楚李若曦弯下身形,将地上厚厚的尘土推散开,一具具白骨浮现在眼前令人发寒“白骨铺成的道路”

一厅院内,两老者正在下棋“听说你用二十名弟子去喂养人魔了可真是大手笔啊”“只是一些不老实的混蛋而已虽然血统不好,但却凭借着一股不服输的毅力与领悟竟可与我们直系血缘弟子匹敌可惜他们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隧道复行数十步,狭窄通道变得宽广起来泛着荧光的宝石将这地底宫殿展现在众人面前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就这样背对着他们,手臂轻轻抖动似是有些激动“来了这次来的时间好像比以前要早得多”

众人不敢怠慢“前辈我等奉师名前拿前辈手中的肉灵芝”,不知前辈可曾准备好“肉灵芝哈哈哈傻孩子所谓的肉灵芝是你们啊”“前辈这是何意”却不料那老者身形一闪便将众人牵引至环界内

“傻孩子们,你们师傅骗你的根本就没有肉灵芝,我猜是你们近几日风头太盛伤及直系弟子的面子才被送到这里来的吧至于你们两位又是为何来到这里的”经老人提醒他们方才注意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两名十二三岁的小孩

棕发赤瞳的男孩笑笑“啊呀,竟然还是被发现了”那老头眼神一冷“可否等老朽料理完这些后辈,再来讨教”“不行”老者刚要发难,男孩却莞尔一笑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至极“除非,跟我们讲清这来龙去脉,一来吗可以让这些人死个明白二来吗我对你们人类自相残杀的戏码很感兴趣”

“你们可知道我是谁”一略微年长的男子微一欠身“不知前辈高姓大名”边说边为后面的众师兄弟打了个手势,让其偷偷设置阵法老者丝毫不在意他们的谢谢小动作“你们可听说过人魔这个名号”

“人魔郑成,素有耳闻摘星楼的弟子因修炼功法太过恶毒,食人精魄炼化血肉功法强盛一时间无人能出左右,后摘星楼众位高手合力诛杀算起来已有一千多年了,不知前辈是”

“哼,小小年纪到知道的不少”男子欠了下身恭敬道“晚辈只是读的书略微多谢罢了”年轻男子境界不低,隐约可以感受到老头身上传来的压迫先不管那两位孩童,若真动起手来,他们未必会是老头的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拖延时间,背后的手指乱动着传递着暗号“这人不好对付,大家小心别藏私法宝丹药该用的用了”

“没错老夫正是人魔郑成”“老先生说笑了,且不说郑成已被摘星楼诛杀,就算是侥幸逃脱以他的天资这千年足够,踏破虚空荣登仙道”“原本是这样不错,可老夫天生练就的便是有违天道的功法,自然无法破除虚空至于我被诛杀只是个幌子而已”

“我当时被打成重伤,被众位长老下了附骨入魂的剧毒把我囚禁在这里,让我继续修行而只要长老们发动咒印,我便会毒发受尽百蚁噬心之痛万箭穿心之苦而且必须每段时间都要服用草药来抑制体内毒素的爆发你们离开之前你们的师傅有没有给你们吃过丹药”

众人瞪大了眼睛“你们要去的地方,空气污浊不堪这枚丹药可有帮助你们”相貌慈祥的老者这样对他们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他们不会害我们的”“师妹冷静点”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什么灵芝,我们只是送给你进补功力,和延缓毒素发作的草药”“不错”“只是因为我们抢了直系血缘弟子的风头,动摇了他们的地位”“对的”男子猛然抽剑在空中舞了剑花点点剑花泛起的光芒汇成一副图画,一个长相颇为可爱的女孩“前辈可曾见过她”“虽然我吃过的人很多,但这个女孩我还记着,她到死之前都在哭喊着哥哥救我呢”男子拿剑的手轻轻颤抖,强压着怒气悲声道“果然,那么多的杰出弟子做任务频频失踪被杀,虽然自己早以有所怀疑但我却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局难道为了保证血统的地位,就要磨灭掉我们这些辛辛苦苦修炼的平凡人我们做错了什么”

“你们没做错什么,我也曾经是直系血脉,最后不也被人被小人害得如此下场不吸食人类精魄为生,现在又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被囚禁如此,被人当做牲口般饲养最后也只能成为一个活着的武器,替他们除掉一切绊脚石”

“剑阵起”众多弟子四位弟子一组,共计20人五组对应四位五行剑气激荡摧枯拉朽将大地生生撕裂出口子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上万把宝剑飞舞盘旋,组成一个由剑组成的风暴,将其围绕李昊突然将李若曦的脑袋向旁推了推一道剑气贴着李若曦的脖颈划过所带起的罡风竟然将她的脖子刮出一个大大的窟窿,喷射出大量血迹

“怎么回事自己的皮肤就算是锋利的刀刃也难伤分毫”不止如此按照自己的回复速度,这点小伤不用一秒便可痊愈,可现在李若曦渐渐失去了意识摇摆着身子向后倒去李昊将其接住,“原来如此剑气带起的罡风不止切断了她的血肉,就连血液和灵力的运输的通道也一同封闭”说完一掌拍向李若曦的背部,重新将其魔力的运输回路构建完成,有了魔力的供给脖颈间的窟窿以肉眼可见速度,生长恢复着

而在剑刃风暴中的郑成也并不好过,无数剑刃罡风席卷着自己的肉体虽有千年修为但他却也发现了阵法中的古怪,脸上的道道划痕浅显异见可血液却未曾止住,不停的流淌着不仅如此空气中的氧气也在急速的减少着呼吸也愈加困难镇内乒乓之声不绝于耳,那时肉体与数万把剑摩擦的声音

郑成猛然抬手向着地面便是一掌,“上钩了”却不料从裂开的大地中数把利刃急射而出,又快又急郑成急忙运功抵挡嘭的一声巨响剑刃风暴爆裂开来无数不由控制的利剑四散而出将环戒内的一切毁灭殆尽万米高山一剑斩尽大地上留下无数由剑刃划过所造成的尽百米深的沟壑

待硝烟散去,烟尘中一老人身中数剑胸膛手骨大腿除了头部以外五一不被利剑穿透衣服以被鲜血浸透“后生可畏,后生可畏谁是你们的队长”由于刚才的爆炸摘星楼众多弟子也未能幸免被余波殃及刚才率先问话的男子拖着重伤的身躯,以剑支地缓缓站起滴答滴答血液不断的从衣襟滴落在地上,击打出哀伤的旋律

“欧还能站起来不错不错”老人也受伤不轻苍老的声音更显虚弱“这不是摘星楼的剑阵,借住四方五位占尽天时地利,更有甚你们竟然会用尽百年修为,透支自己的生命力来增加剑阵威力如果不是你们中有四人贪生怕死,不肯舍尽毕生修为与生命”

“我也不可能会找到其中破绽,破阵而出你叫什么名字”年长的男子瞥了眼身后正在起身逃窜的四人,又看了眼倒在地上已经无力动弹的众师兄弟将剑缓缓举起对准老者不再言语“不说话了,这等贪生怕死之辈我来替你收拾吧”

老者刚想追击,男子的剑却挡住了老者的去路“身为小队队长,首要任务便是保护队友的安全”郑成微微一笑“队长你背错了吧我记得摘星楼院规,是以完成任务为主要必要时为了完成任务可以舍弃少数人,利益大于人命才对更何况在场的却不是只有我们两波人”

话音刚落,四人便被李若曦给丢了过来老者身形一闪将四人接住,将四人的精气灵力吸收干净男子想要出手相救,但微风一吹自己的利剑断成了两截环界内只剩下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随着那四人的惨叫声越来越弱,郑成瘦骨嶙峋的身子,慢慢长出了健硕的肌肉伤口也随之慢慢复原原本满是褶皱的脸庞也重新变得充满活力而那四人身体慢慢猥琐,身体瘫软倒塌,最终只剩下四具白骨李昊从旁看的津津有味,似乎这个人的功法和自己的吞噬同化有着同样的作用

“不要伤害他们,有什么事有本事冲着我来”“不急不急,马上就到你了,冲着他们这份英勇我会给他们应有的奖励,放心吧他们不会感到疼痛”“住手”男子大喝一声,握紧拳头便向郑成攻去,郑成微一欠身,伸手一擒一拌便把男子摔翻在地“别逞能了,就算我现在不杀了他们,他们最多也只有几天可活,你已经耗尽气力,怕是连站都站不稳了吧”

“住...手”男子趴在地上,费力的用手抓住郑成前进的脚步郑成瞥了一眼便不再理会拖着男子自顾自的走向下一个猎物,而男子能做的只是就这样尽量拖住他的脚步,尽量为自己的师弟们多拖一秒他能做的只是如此

望着这片因为拖拽而留下的长长血迹,李若曦的眼睛里充满着不解,他为什么不逃走他这样做也只是在做无用功啊不如趁此逃跑重新修炼以后再来报仇雪恨也不迟啊虽然李若曦很鄙视他的做法,但心里似乎有些莫名的情绪

终于所有同门都被其一一吸收,只剩下一堆白骨,他也终于松开了手费力的翻过身喃喃道“哥哥没用,这就来陪你了闭眼等死”郑成正要下手之际,李昊身影一晃便把那名男子救下同时手里拿着四个人类的骸骨速度之快郑成也未曾看清

李昊没有理他,将白骨掰断“这是从洞口捡来的白骨,我起初便闻到里面有怪味掰开看来果然没错,骨头虽外表光滑并无异样,但里面却暗藏毒素,这是你刚刚吸收掉的人类骨头,里外都完好如初”我又将洞里全部的骨头按他们的死亡时间分开摆放检查

在一百多年前你的毒素便以通过功法排出体外了吧“你到底是谁不可能我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怎么可能将如此多的骨头内分出年代在一一掰断检查”李昊无奈的摊了摊手,“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不把这些证据处理掉现在想来,可能是有人会定期检查死亡人数和你的身体状况”

“你这一开始,便就把我当成了定期检查的人员所以才故意演的这场戏吧,如此结实健壮的躯体却要偏偏伪装成一个瘦骨嶙峋的糟老头子肯定很不容易吧”

被李若曦救下的男子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十一二岁的男孩竟会心生恐惧在看郑成那阴沉不定的脸色,看来一一被这男孩说对“好了,现在你也不必伪装了,拿出你的真正实力吧,看样子一千年前你便是他们口中的传说级的厉害人物,不知一千年后你又进步了几番”

“既然你的毒早已痊愈,为何还要残杀我们同门”男子怒气上涌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为什么不是很简单吗我如若出去,岂不是还会遭到摘星楼的追杀我的功法本就是练人精魄为主,逃出去后必定会偷袭学院弟子练功,而那时各大学院知道我还没有死必定会联合众人击杀与我,而我与其冒如此大的风险,不如呆在这里以逸待劳既能避人耳目,还可以享用这些免费送上门的食物精进功法岂不美哉,现在的我踏破虚空境界内在无敌手

今天你们便都留在这里吧,说罢不在控制自己的力量灵力喷薄而出随手一挥,巍峨挺拔的崇山峻岭,森林峡谷被这强大的力量夷为平地“我好久没有遇到过对手了,希望你能让我尽兴”一股威压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压迫着在场的三人那名男子不堪重负晕了过去,而李若曦也踉跄着,快要晕倒在地轰隆一声方圆千里竟被这无形的力量,压得塌陷成一个巨坑

“你是真的不要b脸啊”李昊漂浮在半空之中,怀里紧紧抱着李若曦左手还拽着那名昏迷男子右脚不让他掉落下去话音刚落,右手食指轻弹郑成的脑袋猛然增大爆裂开来,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天空如同下起了一场血雨

随着战斗的结束,环界不攻自破,又回到呢个阴暗的山东,李昊将李若曦轻轻放在地上喃喃道“那个是个疯子,吃了他的脑子的话大概自己也会变傻的吧,但是他的功法修为和自己的天生特性差不了多少应该多少会有些帮助吧为什么这些人武功差的一笔,名气但是不小如此异样的空气,他竟毫无察觉,活该中毒而死”说罢张开血盆大口将其吞下

吞噬掉郑成的李昊,不止获得了新的能力,还读取了一些残存的记忆,而李昊原本冰冷的眼眸,似乎多了几分波动和神采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人悠悠转醒“郑成那”“被我杀了”“为什么

,既然你这么厉害刚才为什么不去救他们”男子边说边紧紧捉住男孩的手臂,情绪愈发激动“既然决定要见死不救,为何偏偏又让我独自苟活下来”

男孩伸手揪起男子的领袖笑道“为什么你不妨你问问自己,为什么自己如此弱小,亲人同伴被杀却无能为力,为什么做事之前不好好考虑周全,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你不知道吗为何要去挣一时之快,去得罪你不能得罪的人这个社会本就不公,你修为已有百年,这种简单而且显眼的事实你为什么还不清楚”男子哑口无言“我以为”

“你以为你自己做事无愧于天地对得起父母便好你以为居高位不能妄言对错你以为修为高深者会慈爱众生无论你愿不愿意接受,这就是你所在的这个世界在这世界中还有你很多想象不到的阴暗面存在”

“不,不,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确世界不应该是这样,但还剩十天寿命的你又能如何”“若曦走了”望着渐渐远去的两个人,他无力的垂下了头

望着心神不宁的李若曦,李昊叹了口气“放心吧,只要他接受住这次打击,我们还会再此见面的对了,忘记问他的姓名了下次你亲自去问吧傻丫头”李昊这只冷血螳螂也并不知道,随着功法的运行,修为的加深他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人了慢慢有了丰富的情感(或许是吞噬了这个外表看起来,丧心病狂的人而产生的特殊情感也说不定呢),他再也不是那只只知道嗜血猎食的野兽了而李若曦,或许一开始吞噬了不少仙人的缘故,她比李昊的情感更为丰富

而那位男子名叫张斌,随以功力全失,但却被李昊赋予了新的生命力是过一天算一天,在悲愤中过着烂醉如泥的生活,十天后死掉呢,亦或是记着每天的日子,珍惜眼前的一切,充实的过好每一天永远的活下去呢这一切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安顺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吉林治疗精索静脉曲张方法

安徽治疗盆腔炎方法

广东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那家好
黑龙江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青海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