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

我的聊斋画本第二百零四章远走

我的聊斋画本 第二百零四章 远走

老汉的烟斗冒起了青烟,烟气中的脸愈发地苍老,“义父,那一天,真的不远了嘛?”

“这次唤雨之后,我清晰感到剩余的寿命已经不足一月。”

虽然嘴里道出的是令常人绝望的噩耗,但壮年男子面色十分坦然,“呵,我赵喆身为半妖,游离于妖与人类之间活了四百多年,死在我手上的妖精不计其数,善事做过,恶事更多,谈不上顶天立地,但也算无愧于心!”

“如果这是在十七年前,我可以了无心愿的面对死亡。”

他的脸上神色变幻,似追忆,似不甘,忽地直视老汉双眼,强硬了几百年的双眸,其中竟然隐隐露出了恳求。

“但是猞猁,那次救你的时候让我看到完成灭妖伟业的希望!盗取妖血融入血脉的方法既可以造就实力强劲的人类,又能让他们有动力和野心去猎杀妖物!”

“你们兄弟五个中,你和老二换血时方法还太粗糙,导致后遗症太过严重,稍不小心就会失控。老三的时候,我研究的换血方法完全与正确背道而驰,导致变身一次少一次。老四时候方法倒是对了,可是妖血剂量太少,导致似是而非。”

“只有老五的一切都是完美的,经过前两次的铺垫,他未来绝对不可限量!”

赵喆面露理想者的狂热,“猞猁,只要你在未来可以帮助他获取各式各样的妖血,辅佐他将换取妖血的方法发扬光大!那么总有一天,妖物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义父,对猞猁不用说这么多的,从当年将我从人贩子手中救出的那一刻,猞猁就从来不会对您说不。”烟雾中看不清老汉的表情,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其中蕴含的力道却似乎坚如磐石。

得到了想要的承诺,赵喆欣慰地刚要拍拍义子的肩膀,面色却陡然转为惨白,雄健的身形佝偻了下去,吓得一旁的老汉急忙搀扶。

这时,远处忽然有轻微的吼叫声隐隐传来,似人似牛十分耳熟,两人心中猛然一紧,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忧。

……

山洞口,在小狐狸的指引下,残余的几十只狐狸肩背手抬着受伤的同族鱼贯而出。

几日不见,四百多口的连山狐妖一族仅剩下伤残老弱不足百余,杨疤眼死了,杨白也死了,七大长老只剩下两个,原本的入世与保守之争再也不见了,就连白泽这个矗立在眼前的通缉犯,狐妖们也再没任何精力多瞧上一眼。

除了生命,灾难已经吞没了连山狐妖们的所有

我的聊斋画本第二百零四章远走

,而作为弱势的一方,他们只能眼中噙着大滴的泪水,不及蓬蒿高的瘦小身影相互搀扶着,告别了生活千年的故土和永远沉睡在这儿的亲友,去面对前路不知的未来。

白泽望着这些小生命哭泣悲哀的面孔,不觉有片刻的恍惚,直到狐妖们都消失在一座小山后面,灰毛小狐狸引着一老一中两只狐狸走到近前,拉了拉他的衣角,才回过神。

那两只狐狸中,瞎了一只眼的正是石桌左一的长老,它被杨白戳瞎后就昏迷了过去,不过也恰好是这样反而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至于另外一只狐狸,虽然眼中惊慌还未消散,毛发也多有泥水,看起来有些狼狈,可是身上那股文质彬彬的气质仍然十分显眼,行为h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