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灵异

第2章冲击吧少年

第2章冲击吧少年

白小沫手里紧紧抓住之前在山洞获得的那一柄幽蓝的长剑,剑刃光滑而锋利,光芒隐现剑柄有些厚重,挥舞起来却并不吃力湛蓝的光华与天蓝的光晕绕着长剑游走,流连,旋转,然后四散纷飞,化作粉末消失不见

白小沫把玩着这柄华丽的长剑,冰冷俊秀的机甲微微有些颤抖,嘴角勾起一道轻微的弧度他举起被包裹的左手,五指微屈,掌心顿时吸力涌现,长剑旋转摇曳,升华出无数的光点,随着长剑的日趋消融,争先恐后地涌入他食指指腹的异次元之戒

然后他抬头望着深邃的天空,自嘲的一笑,随即扭过头去,他的脸色有些阴沉,悲婉,似临笔哽咽,不知何言

半晌,只见一道绚烂的流光自竹的后背喷薄,激射,旋转,交织,带着深蓝的机甲破空而起,扶摇直上,如大鹏展翅,似双龙出海,带着一道蓝虹盘旋着直冲天际,那虹在空中轰然倒塌,四射,弥散,宛若天神的羽翼,更似一朵绽放的深蓝彼岸花

涌向那颗蔚蓝的星球白小沫的脚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身板挺直,似竖直插入地面的长枪,但溅起的尘土依然彰显了他此时起伏不定的心情

他要找一个人,一个铁血铸成的战士,一个他曾最信任的人他急促的呼吸不能缓解他心中的悲情,他只能找到他,也必须找到他他开始寻找,机甲一层层剥落,压缩,露出他墨一般的双瞳,瞳孔里沁着微涩的泪,他微抿的朱唇,舒展不开的两弯眉稍,寄托着无尽的哀思他听着自己有力搏动的心脏,觉得自己早已堕落下黑暗污秽的深渊他开始用眼寻找,用耳寻找,嗅着迂腐的空气,他迈开了步子,他的脚下,一滴滴水珠被踏飞,踏破,踏灭,他告诉自己,这不是泪,这不是弱者辛酸的眼泪,于是他拭去了眼角的泪痕,这是汗这是强者流血之前必先流光的淋漓大汗

他的脚步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厚重,显得有些沧桑老态他的心在说话,在咆哮,在呐喊他的眼睛看见了左手的异次元之戒睹物思人,物是人非据说,前世的千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这只是据说竹停下了脚步他看见了那个熟悉而陌生的人他的教官,他的上司,他的朋友米诺斯微微一笑,伸出手想要拍拍竹的肩头,白小沫微一侧身,神色很是难过

米诺斯低头不语,他们是朋友,是师徒他颔首,开口:据说白小沫顿了一顿,紧接着开口:那只是据说!秋风萧瑟一片静寂那些,白小沫再次开口:为什么骗我为何骗我?为了联盟的未来未来?多么美其名曰的理由,你知不知道,当我手刃他们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了未来米诺斯不语白小沫的动作简单明了一拳,只有一拳,拳势一去不反,携起一股刚烈的拳风,米诺斯没有躲闪,他灼灼的盯着白小沫的眼,那是一双漆黑如浓墨的眼,拳头缓缓停在了米诺斯眼前,白小沫在哭,却没有哭声他咆哮着,嘶吼着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死了!当你的手染上鲜血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当你看着他们怨毒的眼神,当你看着他们直挺挺倒下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你们这群冷血的机器人,你们,都在干什么!!!

米诺斯无言,他只是看着眼前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微微一笑:你还要经历太多,米诺斯淡淡地道:为了活下去请你,坚强白小沫愣住了,他呆呆的立在原地,这就是,强者眼中的坚强么?与此同时月球四十三区的残骸两道极淡的影子正站在浩大的陨石坑前,几乎是一瞬间,所有的尸首都消失不见,那两道极淡的影早已消失不见,火焰与光束轰炸后留下的烟尘飘起,细寻根源,便会发现,它们正式来自那浩大的陨石坑内,而这刺鼻的气味,是钢铁融化后激荡的涟漪两道流光再次飞舞着从这颗凹凸不平的星球上冲天而起,而他们的影子,早已投射到遥远的宇宙中去

白小沫躺在床上,今夜无月,也不会有月,他看见几缕烟尘自天空中升腾而起,他的心充满了悔恨与悲悯米诺斯的话语依旧绕着不存在的屋梁,如果这就是强者,如果这就是未来,他更愿意做一只自由的白鸽,在蓝天中翱翔这就是他心的方向,他一直听从他心的方向,一夜,不眠

铁岭治疗精囊囊肿医院

泰安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治疗卵巢炎费用

云南哪家妇科医院较正规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杭州那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