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万界武器店 第七十章 你怎么知道?

万界武器店 第七十章 你怎么知道?

当下,全场最引人瞩目的就是梁非凡了,这个曾经失败过一次的天才,才是所有人最为关注的对象。

梁非凡的锻造技巧非常的熟练,每一步都做的非常完美,看在诸位长老的眼里都是非常的认可,引得一群人频频点头。

白起在系统的熏陶下,对于锻造的眼力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境界,白起虽然不是很懂锻造的步骤,但是眼中看到那梁非凡的落锤,却是能看到许多细微的差错,让白起很是难受。

在落锤这方面,白起已经在系统的辅助下形成了习惯,别看系统是恶搞的炫舞版锻造法,但是那每一锤都是非常有讲究的

,什么时候重,什么时候轻,什么时候该用巧力,都已经深深的可以在了白起的感官之中,刻在了他的肉体上。

对于完美锻造已经形成习惯的白起,再去看别人锻造,没有一个人能达到让他舒服的水准,全部都是错误连篇,但是尽管这样,在众人的眼中,梁非凡的锻造手法还是非常完美的。

完美的技巧自然是有人欣赏,有几名长老的眼神中已经发出了精光,他们甚至已经锁定了这次内门弟子考核的目标。

当然,不可能是梁非凡自己一个人进行考核,一众的外门弟子都已经陆陆续续的走上了锻造台,其中还有一群人来到了练武场,里面自然是有赵莲。

在这一群人中,赵莲那小小的个头有些显眼,就像万花丛中一点绿,她吸引眼球的是她的身高和年纪,这么小的孩子居然都能参加内门弟子考核了?

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人,如果这个小女孩儿真的是像她年龄那般大小,那这就真的是一个小天才了,这个样子,明显是没有修炼过任何武技,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她有着超高的灵缘天赋了。

久经世事的长老们,都是明白这一点,也有人开始关注起了赵莲来。

有些长老看到心仪的弟子,已经坐不住,走了上去,很快,这坐席上就空了,只剩下了寥寥几人,其中就有白起一个。

白起翘个腿,瘫坐在席位上,整个就是一个葛优躺,这美妙的阳光,还有那呼呼的风扇,凉爽无比,惬意非常,别人都在努力的寻找弟子,白起则是已经睡着了。

在场少数几个关心关心他的,有两个在参加考核,还有一个蓝玲依,她却是没什么事情,趁着别人都去找弟子了,蓝玲依跑到了白起的身旁,看着吹着风睡觉的白起,蓝玲依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件白色的薄毯,轻轻的盖在了白起的身上。

那上面一朵兰花绣,非常的娇艳这毛毯是蓝玲依自己用的,从来没有给别人用过,上面还残留着蓝玲依的体香,蓝玲依才放心下来,以白起这弱不禁风的体格,这么睡觉肯定会生病的。

“睡吧!我得去那边了!”蓝玲依不管白起听没听见,就在他的身前小声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一幕幕看在肖不语的眼中,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没想到,匠神宗那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天才美女,玲依仙子居然已经心有所属了?

不但他疑惑,他身后的墨玉更是疑惑,这前几天还听两位长老在商讨蓝玲依的婚事,难道他们只是在逗我?看玲依仙子这般小女儿家的模样,显然已经是与那白起有了关系,墨玉自然是疑惑无比。

但是墨玉却是真心祝福他们的,白起他看着顺眼,蓝玲依自然更不会讨厌,这两个人凑到一起,虽然以白起那奇怪的性格,显得有些别扭,但是并不碍事,长短互补才是夫妻。

墨玉也是真心的高兴,嘴角都挂上了笑容,一旁为他拿着风扇的侍女,见墨玉笑的这么开心,也是为他高兴,而墨玉没有察觉到,这侍女看着他的时候,有一种浓浓的爱慕之意。

这侍女很是漂亮,但是终归是一名侍女,她暗恨于自己的身份,不甘的咬着嘴唇。

而那不远处,两个老头子看着这边指指点点的,这两人正是辉山和李不悔,辉山和李不悔都以为这两人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看着蓝玲依那些小动作,都是乐开了花,他们可从来都没有见过玲依丫头对谁如此好过。

“不过老李,你说那小子,到底靠谱么?”辉山捏着下巴小声的说道,引得身旁的李不悔转头看他,问道:“怎么了?”

辉山有些不甘心的挠了挠头,说道:“白起虽然锻造方面很厉害,但是他终归只是一个普通人啊,你看他那弱的,估计连匠神村西头张寡妇家的大黑狗都打不过,这要是玲依丫头有个危险,他怎么保护玲依丫头啊?”

李不悔听辉山这么说,也是低头沉思,白起确实有些弱的过分了,别说修者,他连一个普通人的体格都没有达到,真不知道这个小子前十多年的生活都在干嘛,而且看上去还很健康,并没有什么顽疾,真是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这样子的……废物。

不是李不悔不喜欢白起,只是白起这个等级的人,在他们这群修者看来,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没有一点的差错。

李不悔喃喃道:“确实啊,这小子太弱了,不然咱们找个机会训练他一下?”李不悔有了帮白起提升实力的念头,但是辉山摇了摇头。

辉山说道:“要去你去,我才不去呢!那小子的身体我感受过,体内经脉完全堵死,要想帮他通经活络,我怕是三年时间都不能动弹!”

李不悔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若是白起资质平庸也就是算了,可是谁让这个家伙就是个灵缘负数,修炼?就算老宗主出马,也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吧?

实在是犯难啊,两人同时看向了白起那边,他们议论的当事人正在没心没肺的睡着,两人看了一会儿,齐齐的吐了一口唾沫,呸!

关心这个家伙干什么,自生自灭去吧!

李不悔心中恨骂了之后,忽然想起了辉山刚才说过的话,便是问道:“你怎么知道匠神村西头有张寡妇?你怎么知道她家有黑狗??”

生物谷灯盏花注射液治什么病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指哪些
“脑健康”联合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